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弱水之饮一瓢

余党绪的博客

 
 
 
 
 
 

上海市 徐汇区 处女座

 发消息  写留言

 
交友目的 其它
QQ
E-Mail yudangxu0905@163.com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有道博客搜索

 
 
 
 
 
 
 
读书有各种各样的方式,适合自己的就是最好的。重要的是阅读者面对一本书时的阅读姿态,即我们常说的是“跪着读”还是“站着读”。“跪着读”以书为主,对一本书不加分辨地全盘照收,使自己的脑袋成为别人思想的跑马场;“站着读”以我为主,对别人的观点进行消化性的吸收,使之成为自身成长的营养。在余党绪老师“中学生思辨读本”系列丛书中,我最为推崇的就是其中贯穿始终的“思辨性阅读”的读书姿态。

“思辨性阅读”帮助学生运用批判性思维,对身边的事物进行质疑、辨识,去粗存精,去伪存真,从而建构起自己的知识体系和思想体系。如在《经典作品的人生智慧》一书中,余党绪老师没有因为《水浒传》位列我国的“四大名著”,就让学生全盘接受,而是敏锐地发现其中蕴含的暴力、血腥以及歧视女性等丑陋的价值观,辩证地吸收其中艺术价值的营养,剔除历史性局限的糟粕,而且,他还让学生在阅读《水浒传》的同时阅读另一本名著《悲惨世界》,比较其中的主人公面对相同事件的不同行为方式和价值理念,让学生在这样的比较比较辨析,明确自己的价值理念和人生追求。

这样的一种阅读姿态是开放式的,它拒绝接受型教学,拒绝简单的记忆和机械的训练,重在从学生主体的角度进行建构,强调主体的反思,使学生在不断的反思中自我审视,自我成长。翻开《现代杂文的思想批判》一书的目录,十个专题分别是:“独立人格,自由思想,公民意识,理性精神,质疑能力,悲悯情怀,回到常识,坚守良知,拒绝遗忘,审美人生”,着眼的不仅是当代中学生必须具备的十种能力,而且这些能力呈现出不断递进的关系,是一个学生主体精神不断成长着的过程,而一旦学生具备了这样的能力,他就将以新的精神高度和文化眼界来打量这个世界,这又是一种怎样意义上的成长?

作者  | 2015-5-27 12:09:28 | 阅读(141) |评论(1) | 阅读全文>>

批判性思维与作文 余党绪

2015-5-21 10:26:18 阅读257 评论0 212015/05 May21

批判性思维与作文

余党绪

学校教育应该为学生提供两种扫盲,一是“文化扫盲”,一个是“批判性思维”的扫盲。

在日常生活中,每个人都是有逻辑的,但这种经验性的逻辑常常受到利益、情感、心理和环境的干扰,并不总是科学与合理。比如按照日常经验,“眼见为实”显然是个正常的逻辑。但是,“眼见”的未必那是“实”的,因为你见到的可能只是表象甚至是假象。教育就是要引导人们摆脱各种束缚与局限,让自己的思维更理性,更公正。正如卡西尔所说,“人总是倾向于把他生活的小圈子看成是世界的中心,并且把他的特殊的个人生活作为宇宙的标准。但是,人必须放弃这种虚幻的托词,放弃这种小心眼的、乡下佬式的思考方式和判断方式。”

孔子说:“勿意,勿必,勿固,勿我”,告诫我们要警惕那种主观臆测的、固执己见的、固步自封的、一意孤行的思维方式。佛家也说“勿执”,要“破我执”。“思辨”这个词的由来,就是《礼记》中的“博学之,审问之,慎思之,明辨之”。

因此,批判性思维的核心,是思考者对思维的自我监控,是对自我思维的质疑和“批判”,以纠正可能存在的偏颇和狭隘。

作文,既是思想与感情的表达,也是思维方式的呈现。从文章外显的结构到内隐的思路,从遣词造句到引经据典,表达总是受制于思维方式。作为一种科学的思维方式,批判性思维对于写作,意义非同寻常。

下面以议论文写作为例,谈谈批判性思维在写作活动中的运用。

审题与立意:问以辩之

关于审题与立意,我喜欢用《易经》名句表达我的想法,那就是“问以辩之”。有人说,作文是带着镣铐

作者  | 2015-5-21 10:26:18 | 阅读(257) |评论(0) | 阅读全文>>

曹操:古今第一能人 《经典名著的人生智慧》余党绪

2015-5-13 8:15:51 阅读238 评论0 132015/05 May13

曹操有两副嘴脸,处在两个极端之间,如忠君与欺君、诚实与诡谲、仁慈与残暴、义气与不义、爱才与忌才、多智与愚蠢、超级自信与多疑善变、勇敢与胆怯、大公与利己等。有时候,他义正词严,有时候口是心非;有时候慷慨激昂,有时候色厉内荏。这正是曹操双重人格的鲜活体现。

如何理解这些矛盾呢?

其实,这些所谓的“矛盾”在曹操那里一点也不矛盾。曹操是个追求“事功”的人,他将“成事”放在第一位,而将“做人”放在第二位。他的“为人”变化多端,但追求“事功”的原则,却贯彻始终,前后如一。

中国传统文化,特别是儒家文化,将“做人”奉为人生的圭臬,传统意义上的成功者,首先必须是人格道德上的典范。正是这一点,使曹操成了传统文化语境中的一个另类与异数。曹操一心一意追求事功,将想做的事情做成,这是曹操一切言行的出发点和落脚点。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他无视一切政治、道德与人伦的限制,无视别人的感受,无视别人的褒贬,无所不用其极,完全超乎常人的预料和想象,因人而异,因时而异,随机应变。同样是对待降将,有的定斩不饶,有的则宽怀大度,这看似前后矛盾,其实是统一的,统一在这个人能不能被曹操使用,用了是否合算。至于舆论如何评价(他可以泰然自若的调侃陈琳的檄文),道德上是否站得住脚(宣言“宁教我负天下人,休教天下人负我”),是否合乎古圣先贤的教诲(如“以孝治天下”),那不是他考虑的事情,至少不是他考虑的主要问题。

曹操身上的那些忽黑忽白、亦正亦邪的矛盾,只是他言行在表象上的矛盾。作为一个自主、自负和专断的人,曹操的性格、观念和行事方式都很明确,而且始终坚定如一。

作者  | 2015-5-13 8:15:51 | 阅读(238) |评论(0) | 阅读全文>>

评说黄玉峰《告别权力的瞬间》 余党绪

2015-4-13 9:37:41 阅读230 评论0 132015/04 Apr13

【他人评说】这大概是黄老师的一节家常课。没了《蜀道难》的汪洋恣肆,也没了《世间最美的坟墓》的细腻悠长。有的只是朴实和扎实,朴实的是其教学过程,扎实的是其教学内容。

在我看来,这应该就是语文教学的常态。

大道至简。

表面看,师生对话所讨论的是“3月3日的喜悦”与“3月4日的悲哀”,其实背后所蕴含的思考,正是这个“瞬间”在个人、国家和人类三个层面上的意义。

归根到底,就是一种关系:个人的权力与他人的福祉。

选择“瞬间”作为教学的生长点,实在是个智慧的选择。

教学首先是一门技术,而不是艺术。艺术追求的是享受与陶醉,追求的是形式与审美,这都不是教学本来的内涵。教学要实在,要实效,要落实,这都属于技术范畴。只有当技术日臻完善,教学才可能像艺术一样,既实用,又有欣赏价值,达到完善与完美的统一。

要达成既定的教学目标,选准“教学生长点”很关键。好的“生长点”,牵一发而动全身,举一而反三,事半而功倍。

“告别权力的瞬间”。这是一个张力无限的瞬间。对于华盛顿,这个瞬间意味着什么?对于美利坚合众国,这个瞬间意味着什么;对于人类,这个瞬间意味着什么?

这个“生长点”的选择,就是教师的智慧。黄老师将这个本书命名为“上课的学问”。我想,这就是学问吧。

作者  | 2015-4-13 9:37:41 | 阅读(230) |评论(0) | 阅读全文>>

评说黄玉峰《世间最美的坟墓》 余党绪

2015-4-12 17:17:25 阅读514 评论0 122015/04 Apr12

【他人评说】:真正认识黄玉峰老师,始于这节课。此前的黄玉峰,对我来说还只是个传说;此后的黄玉峰,才成了我心目中当得上“叛徒”美誉的卓杰之“师”。

这节课,我在现场。教学引发的震惊和思考,远多于掌声与赞美。我的评价,一可见出黄老师深厚的文本解读功力,二可见出他作为一个语文教师的人文情怀。于我,内心的共鸣,让我理解了一个语文老师的职业幸福和职业尊严。

经典文本是个深不可测的海洋,但我们常常只是把它当做一湾清浅的小溪。积久成习,浅阅读便泛滥成灾。就以“我在俄国所见到的景物再没有比托尔斯泰墓更宏伟、更感人的了”一句而论,若没有黄老师的点拨,恐怕大多数人都会忽略茨威格所寄寓的深远内涵,我承认当时的我就属于那个绝大多数。但一经黄老师的点化,便恍然大悟,且文章的格局和内涵便因此而豁然开朗。这该是教师的价值吧?当然,这别开生面的理解,必须基于文本的固有结构,而非外力的强行植入。黄老师的理解,不仅有扎实的史料和学术支撑,在文本中也可找到相应的证据,比如结尾处关于莎士比亚、歌德等一串名人墓地的列举,显然都是大有深意,与此遥相呼应。

当下的语文教学特别强调“创新”,比如文本解读,总说要“创新”。我其实不太赞成这个说法。创新无非两种,一种原创的,即“无中生有”;再就是后发的,即“推陈出新”。读文章,“无中生有”固然不可,片面强调“推陈出新”呢?似乎也还是为了达到“惊听回视”的眼球效应。这样的“创新”,很容易落入片面、偏执,甚至投机。因此,尊重文本,回归文本,挖掘文本,追索文本,才是阅读的正道。“创新”应该是一种结果,而不应该是一种动机。惜乎很多课堂颠倒了这种关系,为了创新而不惜歪曲文本,这恰恰是创新的敌人。

作者  | 2015-4-12 17:17:25 | 阅读(514) |评论(0) | 阅读全文>>

评说黄玉峰《蜀道难》 余党绪

2015-4-12 12:17:27 阅读623 评论1 122015/04 Apr12

受邀为黄玉峰老师评课,今天评的是他在成都的公开课《蜀道难》

【他人评说】评说非常之人,非常之事,需非常之胆识,非常之眼光。这样的“评说”,非我所能为之。黄老师向被目为语文教育的“叛徒”,已非“常人”;此课乃持续两小时之久的“无轨电车”式的大型公开课,又非“常事”。评说此人此课,定非常人所能为也。当初贸然允诺,而今悔之不及,只能勉为其难,妄评一番。

若以目前通行的标准,黄老师的这节课,真的不能算是一节“课”。而且,恕我直言,也不应该被过度推崇。我们今天谈论课堂,应该遵循一些基本的公约,不能因为上课者的身份(叛徒黄玉峰),或者教学的特定功能(公开课),就随意变更评说的标准。想起多年前,我的一位同事上课,评课时与专家发生了冲突。我的同事愤愤不平:我讲的是哈姆雷特,你却按照哈利波特的标准来评价我。确实,如果我们讨论的是哈姆雷特,我就不能按照哈利波特的标准来评论。《蜀道难》的教学,无论怎样洒脱,怎样自由,总该围绕《蜀道难》这个文本来展开吧?黄老师的课堂,除了一开始的诵读与解析,多数时候的“无轨电车”都游离在《蜀道难》之外。我在阅读这份“实录”的时候,有一会儿甚至感觉到他讲的是苏轼,而不是李白。或许是蕴蓄已久处心积虑,或者是风云际会天作之合,黄老师终于还是难以割舍他的“苏轼”情结,将这辆满载爱恋的“苏轼号”电车开到了李白的地盘上。同是四川乡亲,同是千古文豪,待遇怎会如此天差地别?若李白地下有知,会不会也“以手抚膺坐长叹”啊!

而且,我也不赞同黄老师在缺乏充分的材料和从容的逻辑的情况下,给学生一些结论性的论断。显然,这样的论断还是仓促了些,甚至武断了

作者  | 2015-4-12 12:17:27 | 阅读(623) |评论(1) | 阅读全文>>

一个理念

语文教育始终在改革,但遗憾的是,改革始终停留在“进一步,退两步”的折腾之中,能够凝结下来的改革成果非常有限。发轫于本世纪初的课改,初衷是革除琐细无聊的文本分析(于漪老师命名为“碎尸万段”)以及知识的恶性膨胀,而用来革除弊端的武器,就是所谓的“人文精神”以及与其相匹配的生命感悟、精神共鸣与灵性的张扬。在强大的权力干预与舆论压力下,文本分析与知识教学一时间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取而代之的是所谓的“整体感悟”。结果,“碎尸万段”倒是没了,但抛弃了文本分析、缺乏知识内涵的所谓“感悟”,也彻底落了空。教师的手脚被严重束缚,上课不敢开讲,一开讲便背上了“碎尸万段”的骂名。于是,便明智的选择做一个“主持人”,负责启动讨论,负责宣布下课,黄金时间则交给学生去做生命感悟与个性对话。可以想见,这样的感悟与对话能有什么内涵,能有什么价值?可悲的是,被钱梦龙先生美誉为“课堂主导”的教师,倒成了课堂上的木偶、摆设和局外人。更悲哀的是,这糟糕的局面竟然持续了近十年。这岂不就是“进一步,退两步”?

其实,一线教师何尝不知这“整体感悟”的荒唐!记得某年黄玉峰老师上了一节《世间最美的坟墓》,从头到尾“满堂灌”,竟然赢得了众多的喝彩和掌声。黄老师每以“语文教育的叛徒”自居。其实,单从“满堂灌”这个方法看,这是算不了“叛徒”的。这本来就是传统语文教育的手段之一。黄老师的可贵在于他的理性与坚守。

语文教改总是从一个极端跳到另一个极端。我们常用“矫枉过正”来为这种纠错行为辩护。在我看来,这恐怕首先是我们的认识与思路本身错了。你要矫正知识的过度膨胀与无聊的文本分析,靠

作者  | 2015-4-5 14:19:11 | 阅读(330) |评论(0) | 阅读全文>>

让智慧启迪人生

《思辨性阅读之经典卷》后记

余党绪

很久以前,读过一篇小说,名叫《飘逝的花头巾》。主人公是个美丽的女大学生,多少年过去了,还清晰地记得她系在船舷上的那条花头巾。后来,她变了。为了让人刮目相看,为了挤进上流社会的交际圈子,她拼命背诵“人名词典”,桌上刻意摆着几本名著,以此来显示自己的学养和风雅。显然,小说把她塑造成了一个爱慕虚荣、附庸风雅的人。

我对这个故事记忆犹新,恐怕与小说中的这个有关“阅读”的细节相关。那是一个热爱阅读的时代。一首小诗,一篇小说,一本新上市的名著,都能迅速成为奔走相告的新闻和街谈巷议的话题。正是有了这样的背景,这个女学生的行为才显得有些荒唐,有些刺目:她动机不纯。

想一想自己,何尝没有过这样“不纯”的念头?那是一个以读书、读名著为时尚的年代。十五岁的时候,我读了《红与黑》。书被读得无影无踪了,但我还清晰地记得它的封面,暗红色的,当时关注的是司汤达这个作者,译者是谁倒没在意。后来留心比照了一下,想必是罗玉君翻译、上海译文出版的那个本子。那段时间,我把于连挂在嘴上,只要与人说话,就想炫耀一把。同龄人的羡慕,师长的赞赏,确实极大地满足了我的虚荣心。至于书的内容,那时处在青春期,恐怕用心多在于连的爱情冒险上。当年的读物十分稀少,一本《红与黑》算是稀罕之物,我从前往后读,从尾往头读,从中间往两边读,随手翻着读,专找有玛蒂尔德的地方读……终于有一天,书散架了;终于有一天,有些页码失散了;终于有一天,再也找不到书的踪迹了。好在于连已经活在了我的心中,虽然不明白他为什么选择死亡,还是为了他谜一样的人生而伤神。

作者  | 2015-3-20 13:07:01 | 阅读(449) |评论(0) | 阅读全文>>

《古典诗歌的生命情怀》 目录 余党绪

2015-3-15 9:08:36 阅读1077 评论0 152015/03 Mar15

这不是一本所谓的诗歌鉴赏的书。

我不喜欢那些玄妙晦涩的诗歌鉴赏,不喜欢那些酸腐迂阔的赏析,更厌恶现在中学教学中流行的那些大而化之、公式化的所谓鉴赏教学与考试。

我认为,中小学(!!!)诗歌教学的唯一任务,就是基本理解。当达成了基本的理解之后,教学的任务就完成了。剩下的,交给每一个读诗的人。

而理解,就是对生命的理解,对自身的理解。

因此,我将99首诗分为十个主题。主题就是生命必须面对的十个关系。

古典诗歌的生命情怀?主题目录

第一部分   生与死 7

1、最终极的追问:黍离 7

2、最壮烈的挽歌:国殇 9

3、最惊骇的人生观:生年不满百 12

4、最悲怆的生命:登幽州台歌 14

5、最哲理的光阴:浣溪沙(一曲新词酒一杯) 16

6、最偶然的人生:和子由渑池怀旧 18

7、最断肠的悼亡: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 20

8、最忠贞的殉情:摸鱼儿·雁丘词 22

9、最无常的红尘:一世歌 25

第二部分   情与怨 28

10、最节制的思慕:关雎 28

11、最本能的反抗:伐檀 31

12、最无情的手足情:七步诗 33

13、最要命的爱情: 华山畿 36

14、最决绝的爱情宣言:离思(其四) 38

15、最智慧的拒绝:陌上桑 40

作者  | 2015-3-15 9:08:36 | 阅读(1077) |评论(0) | 阅读全文>>

现代人为什么要读古人的诗呢?我读古诗,更愿意从生命的角度入手。每一首精美的诗,都是生命的一次绽放。

“生命”与“人生”,内涵是不一样的。“人生”常与经验、智慧、指南这样的词语组合,经验可以分享,可以借鉴,可见“人生”更强调生命的社会内涵。确实,他人的成败可以烛照自己的得失,在别人的人生里“跑马”,可以让自己更好的驾驭人生。

但“生命”则不然。与“生命”组合在一起的,常是感悟、体验、密码这样的词,这些词语总给人飘渺悠远、隐幽莫测之感。生命是神秘的,独一无二的,难以理性的表达。如果说“人生”是现实的、功利的和扩张的,那么,“生命”则是具有更多孤独和超越的色彩。

生命是自由的,人生却很纠结;生命我可主宰,人生却如缀网劳蛛。

你去看那些士大夫,当他们正襟危坐、出将入相的时候,当他们宣扬忠孝节义修齐治平的宏论时,他们多半不会去写诗。诗歌在这些场合显得明显不太正经。可是当他们对月伤心见花落泪的时候,当他们感慨生命苦短时光易逝的时候,当他们怀念亡妻思念佳人的时候,当他们感怀功名的虚无和浮世的迷幻之时,诗歌的光亮立刻照亮了他们的心房,于是灵感就来了。这就有了诗。

诗歌是永恒的。一代一代的人,人生处境和经历或许迥然不同,但生老病死,悲欢离合,爱恨情仇,感时伤事,却是一样的。诗歌具有穿越时间和空间的生命力量。

但是,现代人与古诗词之间,常常隔着一条语言与表达的鸿沟。我们常常觉得一首诗很有意思,但又说不清它到底说了什么。我常常感慨中国的书法,一方面使我们赏心悦目,一方面常常把我们与文化隔开。你到一个景区,看着那些疏狂飞舞个性张扬的楹联碑刻时,是不是会有这样的感慨?

作者  | 2015-3-10 9:41:06 | 阅读(261) |评论(0) | 阅读全文>>

长篇访谈:吴慧雯  余党绪

录音整理/李臻

阅读导航:

人生,不能输在思维方式上之一——浅阅读,造就虚妄的高傲和真实的浅薄

人生,不能输在思维方式上之二——思辨性阅读,关注理性精神和思辨能力

人生,不能输在思维方式上之三——极限式阅读,我的“万字时文”阅读

人生,不能输在思维方式上之四——经典细读,让经典滋润人生

附余老师给中学生推荐的书目

人生,不能输在思维方式上(之一)

浅阅读,造就虚妄的高傲和真实的浅薄

吴慧雯(《外滩教育》记者):新一轮高考方案推出后,很多人惊呼语文处于“绝对霸主”的位置。这是最近微信圈里流传的一段话:“得语文者得高考。语文需要长期积累,小学不抓,中考后悔;初中不抓,高考后悔。未来语文的地位就像原来的奥数一样,而比奥数更能一锤定音。得语文者得高考,得阅读者得语文。”

应该说,语文学科的价值得到了进一步的承认和尊重。但语文学科太复杂了,明知道它重要,但要学好语文,或者改进语文学习,学生常常无处下手,家长也茫然无措。

余老师,十年前,您就被评为“特级教师”,曾经是上海市最年轻的语文特级;我看到一个做教师教育研究的学者,称您是新一代“学者型特级教师”,今天有机会和您探讨语文学习,非常高兴。我看了很多资料,发现诟病语文教学的很多,有人甚至说“语文教育无可救药”了。还有像“语文教育到了最危险的时候”这样的说法,听起来危言耸听,但细想也并不是毫无道理。您能说一下您对目前语文教育的评价吗?

作者  | 2015-2-9 18:23:33 | 阅读(323) |评论(0) | 阅读全文>>

“经典作品的思辨性阅读”研讨会

2014-11-20 12:58:14 阅读564 评论0 202014/11 Nov20

经典,是那些有着巨大的时空穿透力和永恒价值的作品,经典构成了人类共同的文化记忆;民族经典,携带着民族文化和民族心理的基因,是塑造民族性格与国民精神的重要资源。语文教育要致力于在学生个体的成长与经典作品的阅读之间建立联系,为其终身发展打下扎实的基础。其中,批判性思维和思辨性阅读具有特别重要的价值和意义。为此,上海师范大学附中、《语文学习》杂志社以及上海市名师培养基地中学二组等单位联合举行“经典作品的思辨性阅读”教学研讨会,热忱邀请您与会指导。议程如下:

1. 经典作品的思辨性阅读教学

执教者:

余党绪   上海师大附中特级教师:生命之殇——英雄与好汉的边界

宋加群   上海师大附中语文组教师:重读《林冲风雪山神庙》

张君平   七宝中学教师,徐汇区名师工作室学员:古典诗词

史  文   位育中学国际部文学教师 市名师培养基地学员:古典诗词

2. 主题探讨

时间:2014年11月27日下午1:30—4:30

地点:上海师范大学附属中学(徐汇区  桂林路120号)

上海师大附中语文组

徐汇区余党绪名师工作室

上海市名师培养基地中学语文二组

《语文学习》杂志社

邀请专家

巢宗祺  华东师大教授,国家基础教育课程改革语文课标组组长

作者  | 2014-11-20 12:58:14 | 阅读(564) |评论(0) | 阅读全文>>

我读哈姆雷特之四:成长的悖论 余党绪

2014-9-20 10:24:31 阅读162 评论0 202014/09 Sept20

从无忧无虑、不谙世事的王子,到父丧母嫁、饱受屈辱的忧郁王子,再到以复仇为己任的复仇王子,哈姆莱特短短的人生轨迹颇为曲折。他最终完成了自己的使命,成了父亲希望他成为的那种人。

在成长过程中,叔父克劳狄斯、父王、母后扮演了不同的角色。

克劳狄斯是哈姆莱特人生中必须跨过的一道坎。生命中有很多坎,有的可以回避,有的可以绕过,但有的坎儿却必须跨过去,哪怕付出再大的代价。克劳迪斯是哈姆莱特必须跨过的一道坎,因为克劳狄斯不仅威胁着王子的生命,而且也剥夺了他活着的尊严,啮噬着他生存的价值。所以,哈姆莱特别无选择,只能拿生命博取生命,拿尊严换取尊严。

他们之间没有任何调和的余地。

在剧中,克劳狄斯是绝对的“恶”的象征。面对这绝对的“恶”,除非你选择堕落,选择同流合污,否则你别无选择,只能与他战斗。

如此残酷的选择,就是生与死的选择:

“生存还是毁灭,这是一个值得考虑的问题;默然忍受命运的暴虐的毒箭,或是挺身反抗人世的无涯的苦难,通过斗争把它们扫清。这两种行为,哪一种更高贵?”

哈姆莱特的喃喃自语成了世界文学作品中久负盛名的内心独白。

生与死,他第一次直面这个问题。每个人都希望掌握生命的秘密,但若不触及生与死的问题,谁能真正理解生命的意义?必须承认,多数人对生与死的思考,都是隔靴搔痒,蜻蜓点水,甚至视而不见,存而不论。古希腊哲学家伊壁鸠鲁说,当我们活着的时候,死亡还没有来到;当我们死去的时候,我们已经一无所知,死亡与我们何干?恐怕这也是多数人对死亡的态度吧?但是,死亡是我们每个人必须面对

作者  | 2014-9-20 10:24:31 | 阅读(162) |评论(0) | 阅读全文>>

我读水浒之四:超越江湖与庙堂 余党绪

2014-9-11 7:18:50 阅读348 评论0 112014/09 Sept11

《水浒传》的世界,是一个典型的二元对立的世界。在这个世界中,官府与强盗,庙堂与江湖,看似界限模糊,实则泾渭分明。二者之间,彼此抗衡,此消彼长。

水泊梁山是一个国中之国,域中之域,本身就是一个颇有寓意的象征。

首先来看这水泊梁山的地理学特征。

小说中,柴进介绍林冲去梁山落草。他这样描述梁山泊:“山东济州管下一个水乡,地名梁山泊,方圆八百余里。中间是宛子城,蓼儿洼。”这是水泊梁山的概貌。等到林冲与朱贵接上了头,朱贵引领林冲上山,林冲才有机会仔细打量这个远近闻名的山寨:

此时天尚未明。朱贵把水亭上窗子开了,取出一经鹊画弓,搭上那一枝响箭,觑着对港败芦苇里面,射将去。林冲道:“此是何意?”朱贵道:“此是山寨里的号箭。少刻便有船来。”没多时,只见对芦苇泊里,三五个小喽罗,摇着一只快船过来,迳到水亭下。朱贵当时引了林冲,取了刀仗行李下船。小喽罗把船摇开,望泊子里去,奔金沙滩来。林冲看时,见那八百里梁山水泊,果然是个陷人去处。但见:山排巨浪,水接遥天。乱芦攒万队刀枪,怪树列千层剑戟。濠边鹿角,俱将骸骨攒成。寨内碗瓢,尽使骷髅做就。剥下人皮蒙战鼓,截来头发做缰绳。阻当官军,有无限断头港陌。遮拦盗贼,是许多绝迳林峦。鹅卵石叠叠如山,苦竹枪森森似雨。战船来往,一周围埋伏有芦花。深港停藏,四壁下窝盘多草木。断金亭上愁云起,聚义厅前杀气生。

这一段,竭力渲染水泊梁山的险要和杀气。这是一座防守森严的山寨,与外界的联系靠小舟,外人上山要靠朱贵来安排。这个山寨对外界充满敌意,虎视眈眈,是一座与外界保持着有限联系的、割据性的山寨。

作者  | 2014-9-11 7:18:50 | 阅读(348) |评论(0) | 阅读全文>>

走过西藏

2014-9-1 9:36:39 阅读139 评论0 12014/09 Sept1

        去过很多地方,国内国外,城市乡村,最让我迷恋的,是西藏。不是矫情,有生之年,我愿意反复去的地方,我想,只有西藏。

        第一次去西藏是火车,看到有女人咕咚一声栽在过道上,庆幸自己没有高反;第二次是飞机,着陆后才发现,我根本就没有什么反应。在人羡慕的注视下,心想这就是缘分。

这一次,自己去。我说鲁滨逊是个游走在“求生与找死”之间的人。“找死”很刺激,但对我,已不现实。走前,掂量再三;从青藏线到了拉萨,想到川藏线的通麦天险,几乎原路返回。终于鼓足勇气,走了一趟川藏线。

走过青春,来到中年,又到西藏线。

西藏诱人的,不仅是那亘古神秘的风景,更是那一种高古邈远的气质。那才是致命的,一粒沙,一棵树,一个磕长头的镜头,一条飘带似蜿蜒在沟壑中的河流,都让人有回家的感觉。

在那里,我见到了始祖们飘荡的精灵。

生命,终归回到虚无。在藏地,时时能嗅到虚无的气息。

在拉萨透明的夕阳下,找到了回家的感觉。

人的归宿,就是家。

终于想明白了,为什么我更偏爱青藏线而不是被称为“中国最美的景观大道”的川藏线。只有青藏线才有甲骨文一样的粗朴与难以跨越的阻隔。而川藏线,在一番惊心动魄之后,剩下的,依然是郁郁葱葱的山和浩浩荡荡的河流。那不是我心中的风景。

作者  | 2014-9-1 9:36:39 | 阅读(139) |评论(0)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