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弱水之饮一瓢

余党绪的博客

 
 
 

日志

 
 

梭罗的《瓦尔登湖》  

2009-03-16 17:01:4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万物有灵,我自澄澈【作者为07届学生陈思颖】

瓦尔登湖是一方自然的净土,也是思想家梭罗的精神圣地。19世纪中叶的美国,工业革命如火如荼,殖民主义疯狂扩张。在机器的轰鸣声中,梭罗向世人昭示了一个崭新的自然,以那片澄澈的湖水荡涤了无数人的心灵。

“一个湖是风景中最美、最有表情的姿容。它是大地的眼睛;望着它的人可以测出他自己天性的深浅”——《瓦尔登湖》是对自然的白描,是对生活方式的探索,是对哲理的寻思,更是对生命的诠释。

两年又两个月的林中蛰居,靠着一把借来的斧子,每天三美分的花费……极少物质资料,居然喂饱了那原本枯瘠的心灵。自然的魅力之大如此。这位富有诗人色彩的智者将自己简陋的林中小屋视作神仙的居处,他能够听到屋外有仙女曳裙而过的声音,即使是那扫荡山脊匆匆而过的风声,在他听来也不啻于天上人间的音乐片段。在这返璞归真的世界中,抛弃了繁杂的牵绊,梭罗从落叶的脉络上注视生命,从清脆的鸟鸣里感悟人生,从万物的气息中体察自然的广博。

梭罗说:“我要把人看作大自然的居民,甚至大自然本身的一个组成部分,而不是社会的一员。”橘、鹧鸪、土拨鼠、摇曳的赤杨和白杨,那宁静没有激荡的湖水,甚至那吹起涟漪的风……都具有非凡的灵魂;生苔的果树,一泓清溪,水边闪逃的麝香鼠,还有水银似的鳟鱼——“也许它们爱这一片湖水,理由跟我的是一样的吧。”在静谧的湖水畔,梭罗真切的享受着作为“大自然的居民”的安心和快乐。“我并不比湖中高声大笑的潜水鸟更孤独,我并不比瓦尔登湖更寂寞。……我不比密尔溪,或一只风信鸡,或北极星,或南风更寂寞,我不比四月的雨或正月的溶雪,或新屋中的第一只蜘蛛更孤独。”沐浴着瓦尔登胡的晨曦,梭罗终于领悟到了生命的真谛:简单的快乐,其实有着博大的内涵。

梭罗热爱瓦尔登湖,却未曾从树枝上折下一枝鲜花,他将汗水洒进了瓦尔登的土地。时间只是他垂钓的溪,沙底汨汨的流水逝去了,永恒却留了下来;人的生命匆匆陨落,可是气息和灵魂留了下来。梭罗正是要告诉人们,一只鸭子,或一张漂浮的落叶,都在沉思着它们各自的哲学。人类的意志难以左右万物的灵气,唯有将自己融于自然,才能体察真正的自我。

我曾经以为,梭罗不堪命运的重负,兀自走进树林深处,仅仅是为了逃避痛苦,以瓦尔登为排遣,自放于山水之间。向他投去一眼同情的目光,却生生地被驳回——与葱茏的草木为伴,以纯善的鸟兽为邻,梭罗的眼神如同瓦尔登湖水一般明净,哪有望不见底的愁思与无奈,反而透射出对生命的信心满怀。这让我感到诧异与新鲜。面对自然,我们的先哲发泄了太多太多的牢骚,抒写了太多太多的感喟,我们把太多太多的牢骚、感喟、哀鸣、狂妄、沉溺、伤感、暴躁……给了自然,却独独缺少了那份与自然对话的理性,那份与自然为友的平等……当“逍遥游”恍如一场美梦难以触及; “礼乐治国”的理想被“苛政猛于虎”的现实击溃;“面向大海”却见不到“春暖花开”……一个个黯然的身影隐没在大自然中,或成为独钓江雪的“蓑笠翁”,或怀着“欲语还休”的执念在山水之间灰飞烟灭。在世外桃源和悠然的南山中,依然望得见陶潜眼底的忧郁,在潇潇落木和滚滚长江中,听得到杜工部的叹息……

梭罗的自然不是这样。

那山那水同梭罗甚是相投,那情那趣亦非那些落寞归田的隐士所能拥有。真正的隐士失去的是同社会的关联,他们的自由充满了苦涩与辛酸。在社会与自然中,梭罗探求到了“我”与“物”的平衡点。在瓦尔登湖,作者并没有把自己看作是孤立的个体,他在澄澈的湖畔长成了一棵树,根须深深地扎进自然的土壤,而枝叶则向更高处更远处,舒展,蔓延。在一些人的眼中,人与社会、人与自然是对立的,但梭罗的意识超越了这个逻辑起点。在他的眼中,人本来就是自然的一部分,于是便也无所谓归隐自然,无所谓出世入世。梭罗怀揣这完整的生命理想,带着自然的天性投身社会,安然闲居于山水之间,看起来像一个隐士,实际上却是一个真正的斗士。他的“隐”是“为”而非“不为”。在他的身上,融合了隐士的淡然相对与斗士的凛然正气。在《消极反抗》中,梭罗是一位义正词严的擎旗者,他强烈地反对奴役制度、谴责侵略行径,他倡导的“公民的不服从”思想对托尔斯泰、罗曼·罗兰、印度圣雄甘地和马丁·路德·金都曾产生过不小的影响。若是避世隐逸之人,又如何能站在时代的前端,成为这样一名先锋?

梭罗在“出世”与“入世”之间架起了一座桥,生命的一端深浸于瓦尔登湖中,另一端则投入到喧嚣的社会。他在瓦尔登湖畔追求远离世俗喧嚣的沉静,也是在追求另一种生命的深刻。“不必给我爱,不必给我钱,不必给我名誉,给我真理吧。”这是他心里的呼喊,他呼唤的是一种真正美好的生活方式与生活理念,呼唤的是更适合人类的生命轨迹。他对生命的省察,使人生更富有意义。

活在尘世间,灵魂在高处。一颗澄澈的心便是回归自然的真谛所在。瓦尔登湖是遥远的,太平洋彼岸的马省康城郊外,兴许有些人一辈子也无法到达;但瓦尔登湖却是如此的亲切,几乎触手可及。另一位哲人卢梭曾经这样描绘一个漫步于大自然中的自然人形象——“我按自己的意愿在那儿立即安排了居民,我把舆论、偏见和所有虚假的感情远远驱走,使那些配享受如此佳境的人迁进这大自然的乐园。我将把他们组成一个亲切的社会……”,这样的“乌托邦”实在难以在现实世界里成真,但倘若心中有这样一方净土,那油然而生的恬静与自适,就成了幸福的源泉。

万物皆有灵,我心自澄澈。瓦尔登湖为心田灌注了一股清流,徜徉于此,方觉生命是如此美好而不繁复,简单而不苍白……

跟随梭罗和他的瓦尔登湖,让我们重回夏日的瓦尔登湖畔,在融融的日光里,在林中沉思默想;跟随他们,围坐在篝火边听溪流淙淙;跟随他们,在清风中放飞禁锢的心灵,在阳光下梳理纷乱的思绪……

  评论这张
 
阅读(104)|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