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弱水之饮一瓢

余党绪的博客

 
 
 

日志

 
 

2009年3月25日  

2009-03-25 08:57:5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周的时文是钱理群先生的《一个乡下人与两个城市的故事——沈从文笔下的北京上海文化》。我想起了我发表在《上海大学学报》上的一篇关于乡土文学的论文《跋涉与沉思》,现在将其中与本文有关的段落摘录于此。

  城市/乡村本是一对地理概念。城市的出现是古代农耕文明时代的事情。在宗法社会,城市,主要是作为封建国家的行政、军事或宗教活动中心而存在的。在中国长达几千年的封建大一统格局中,它贵为封建中央皇权实施官僚统治的行政中心,将幅员辽阔的农业社会组织起来,并由此形成严密的统治网络。森严的政治专制与思想禁锢,使城乡保持着同一内质,城市不是乡村的对立物,而是它的派生物和共同体。马克思说;“亚细亚的历史是城市和乡村无差别的统一(真正的大城市在这里干脆看作王公的营垒,看作是真正经济上的赘疣)。在中世纪文学艺术里,城市/乡村仅仅是一对地理学意义上的概念,或者作为某种情感的物化象征或美学意象而存在。作为乡村对立物的中国现代城市的出观,仅是近百年的事情。鸦片战争后,随着西方异质文明的不断侵入与传播,近代城市不仅仅作为封建经济上的赘疣而存在,更作为封建统治的政治与文化上的赘疣侵蚀着封建体制。在历史行程中,它越来越频繁、越来越猛烈的实施了对这种体制所赖以生存的经济政治文化的挑衅与冲击。尤其是五四运动后,包括马克思主义在内的西方近现代文化在城市迅猛传播,使城市俨然成为现代文明的传播阵地与象征。相比之下,闭塞落后的乡村依然保持着传统文化的权威,小农宗法文化基本上没受到根本的冲击,这里仍然是一潭死水。所以,城市与乡村的对立,因中国特殊的历史背景而具有了文化意义上的深刻内涵——现代文化与传统文化的矛盾,城市/乡村成为浓缩了沉重的历史文化内涵的文化符号。然而,历史的进步并不一定表现为善的实现,甚至恰恰相反。作为现代文明传播中心的中国现代城市,从它诞生的那天起,就带着浓厚的半殖民地色彩,它不仅引进了资本主义赤裸裸血腥腥的罪恶,而且又为培植宗法文化新的罪恶提供了新的温床。与此相反,乡村无疑是封建宗法势力的堡垒,然而它却因自身的道德主义倾向和它所拥有的业已成为种族集体无意识的家园色彩,而有了一种温情脉脉的迷惑面纱。在现代作家中,热诚讴歌现代城市几乎可说绝无仅有,而对乡土的表现则复杂得多。无论作家们怎样高张现代文明大旗,如何居高临下地审视乃至审判乡土,他们都无法割断那千丝万缕的温情。城市与现代文明的熏洗浸染,不能消除他们骨子里对故国传统的依恋,而乡村与传统的宁静温馨,也不能减轻他们对现代文明的向往,心理(理与情)的紧张与分裂在所难免。著名诗人艾青断然写下:“自从我看见了都市的风景画片,我就不再爱那鄙陋的村庄了”。(《村庄》),同样是艾育,却又吹着芦笛,一往惰深的吟诵道;“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我爱这土地》),这爱恨交加的情绪掩盖的是怎样的一种心态呀!

    师陀自然无法超越这一历史情境下的心态。他不无愤激地说,能在乡村住一天的人,“世间的事,便再也没有不能忍受的了”,同时又感叹到:“人既是人,一刻的清净大概都需要的,虽然时时想远走高飞,却始终不曾飞成,原因在这里也还说不清”。处于城市/乡村,现代/传统夹缝之间的复杂心情不言而喻。对于包括师陀在内的现代作家来说,城乡对立直接导致了他们社会价值体系和思维向度的多元和分歧。毫无疑问,这拓宽了他们认识生活的范围,加深了理解生活的深度,但同时也大大增强了表现与阐释生活的难度。由于创作主体各自对生活、对艺术、对文化的理解与价值取向不同,面对大致相同的生存与创作环境,却呈现出彼此不同的思想品格和艺术风貌。以吴组缃、叶紫、沙汀等为代表的左翼作家,秉持现代理性,以强烈的讽刺批判态度看取充满血与泪的落后野蛮的乡村生活方式,展示乡村上层的残暴无耻、堕落猥琐和下层的苦难无助,笔触冷峻疏离,色调黯淡沉郁,对乡村既定生活方式理性上的否定压制了情感的依恋与惆怅。其中叶紫走得更远,他以决裂的态度,热情讴歌农民们旨在摧毁固有乡村社会生活体系的暴力革命。与他们相反的是沈从文与废名等。沈从文意识到乡村的历史没落,但他更意识到城市的全面堕落,所以他走了另一个极端,不惜放逐和冷落自己的理性,一方面执拗的讴歌被都市的人们鄙视为野蛮落后的乡土生活,一方面幻造着他向往的美好人生形式。沈从文笔下的湘西,与上述作家笔下的乡村生活简直不能同日而语。那种自然经济下小生产者和谐优游,静谧和平的生活图景,无异是对现代都市、现代文明内在的批判与消解。而他那些远比湘西小说逊色的都市小说,更是不加掩饰地表达了对现代文明不无偏激的怀疑与否定。沈从文以童话形式,显示了传统生活方式和价值体系的魅力,而对这个童话的留连忘返则表明他艺术的自觉。沈从文属于乡村。

  评论这张
 
阅读(4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