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弱水之饮一瓢

余党绪的博客

 
 
 

日志

 
 

不要顶礼膜拜,也不必忧心忡忡忧惧  

2009-03-09 20:58: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周时文是江晓原教授的《科学的三大误导》。

江晓原教授指出科学的三大误导,实际上是中国近代以来关于科学的三个很流行的观点。中国人在鸦片战争中结识了洋枪洋炮,吃尽了苦头之后,便把一切失败与落后归结为科学的落后,技术的落后。洋务运动一门心思学习人家的技术,结果技术是学到了,甲午海战依然丢尽了脸面。于是,思想者们开始探索咱们落后的制度根源与文化根源。不过,自此之后对科学落后的忧虑像种子落到了土壤,成了中国人百年来的噩梦,一直持续到今天。希望借助科学的力量改变自身的命运,这个理想依然燃烧在今天的中国人心中。

中国人已经走过了对孔子顶礼膜拜的阶段,经过了五四民主与科学的洗礼,我们终于明白了那是愚昧;可是我们还没有走出对科学甚至对技术顶礼膜拜的阶段,很多人承认膜拜是不对的,但却并没意识到对科学的膜拜也是不对的。

这似乎也说明了我们的理性还不够成熟。

其实,对科学的崇拜并非中国人开始,这样的思潮在西方也来源已久。 德国哲学家卡西尔说:“在我们现代世界中,再没有第二种力量可以与科学思想的力量相匹敌,它被看成是我们全部人类活动的顶点和极致,被看成是人类历史的最后篇章和人的哲学的最重要主题。”这实在是道尽了科学的荣耀。    

 在人类文明史上,曾经有过各种各样的崇拜,比如图腾崇拜、神祗崇拜、英雄崇拜、领袖崇拜。不过,科学还是不可阻止地取代了上述被崇拜对象,成为人们终极膜拜的对象。不少人相信:只有自然科学才是可靠的知识,因为它是能在客观上被证明的知识;人类通过研究自然科学,就可以为整个世界找到一个彻底的、最终的解释。他们还认为,自然科学的发展不仅能保证物质财富的不断增长,而且也将大大改善人类社会的道德、政治和艺术状况,一个崭新的完美社会将在科技的呼喊中诞生。17—18世纪是牛顿的时代,著名空想社会主义者圣西门甚至提出了关于“牛顿会议”的设想。他设想,在世界各地成立“牛顿会议”,声称上帝已经委托牛顿教育和指挥一切星球上的居民。在“牛顿会议”的统治下,人间变成天堂的日子很快就会到来。 在科学崇拜的思潮中,人们甚至忘记了人是灵魂与精神的存在,干脆提出了“人是机器”的关于人的定义:“人的身体是一架钟表,不过是一架巨大的、极其精细的、极其巧妙的钟表”。 在科学崇拜的巨大热情鼓动下,人从万物之灵长的崇高地位砰然坠地,成了一架滴滴答答走个不停的钟表!

胡适对科学的感慨很复杂:“……有一个名词在国内几乎做到了无上尊严的地位:无论懂与不懂的人,无论守旧和维新的人,都不敢公然对他表示轻视或戏侮的态度。那个名词就是‘科学’”(《〈科学与人生观〉序》)   还有什么东西获得过这样的殊荣呢?在中国,恐怕只有传统文化中的那个“道”字了。可问题是,自从科学进入了中国,那个“道”字也黯然失色了。现在还有多少人会提到这个看起来并无特殊之处的“道”呢?

当然,与科学崇拜相伴的另一种思潮也值得我们关注,那就是科学忧惧。 1750年,卢梭参加了关于“科学与文艺的复兴是否使道德淳化”的征文竞赛,他发表了使自己一举成名的《论科学和艺术》,文中指责科学和艺术的进步败坏风俗,引人堕落。科学使人损失时间,怠惰奢侈,趣味腐化,削弱斗志,破坏德行。在卢梭看来,要回到他梦寐以求的“道德理想国”,就必须诅咒科学,疏远科技。 现代人本主义哲学家马尔库泽更敏锐的看到了科学统治下的社会对人的思想自由与健全精神的侵略,导致人的发展越来越单面化。电影大师卓别林《摩登时代》很好的演绎了马尔库泽的担忧,那里以拧螺栓为职业的工人终于因为对螺栓的偏执而被请进了监狱。

美国文学家爱默生的一段话很有内涵:

 文明人制造了一辆马车,但却失去了对双脚的使用。他用拐杖支撑身体,但却减少了肌肉的支撑作用。他有一块很好的日内瓦手表,但却不会根据太阳断定钟点。他有格林威治航海天文历,因此他需要的时候能够得到情报,但他走在街上时,却分辨不出天空中的星辰。

江晓原教授对科技的分析算是很客观的,但我相信依然会有人觉得他在胡说。原因是一旦某种偏执的痴迷进入了内心,他就会像睡美人一样沉睡百年。在我看来,科学崇拜与科学忧惧,都是一种偏执。人类崇拜过很多东西,中国人崇拜过天神、帝王、孔子、各种牌位、泥菩萨、关帝庙。侯宝林相声里的 老太太斗大的字认不了一升,也知道敬灶王爷。可是崇拜带来了什么?!我们也害怕过很多东西,死亡,鬼神、雷电,甚至一个灶王爷也能让老太太战战兢兢。可是恐惧又能给我们带来什么呢

我想,人类顶礼膜拜或者忧心忡忡的,最终还是自己。有时候我们总也战胜不了自我膨胀的冲动,有时候却又要找个东西作为自己的依靠,因为我们战胜了不了内心的怯弱,所以,我们甘愿去莫名其妙的崇拜或恐惧一个什么东西。尽管没人能说清楚恐惧和崇拜究竟给我们带来什么,但同样也没人能肯定相反的内容。于是,一代一代就这样糊里糊涂走到今天。科学是很伟大的东西,可是一旦我们崇拜或者忧惧它,那么,科学也就成了泥菩萨了。

无论崇拜还是忧惧,人类永远面临的,都是自己。科学只是一种认识的工具, 它无所谓善与恶,无所谓是与非。其善源于人之善,其恶源于人之恶。与其说我们对科学的发展充满忧惧,还不如说我们对来自我们内心的恶满怀恐惧;同样的,我们之所以那么崇拜科学,其实是因为人类常常因为自身的某种优势而忘乎所以——不是吗?科学让我们优越,因为我们可以依靠自己而不是依靠上帝来解释这个世界,并支配这个世界。

    

  

  评论这张
 
阅读(108)|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