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弱水之饮一瓢

余党绪的博客

 
 
 

日志

 
 

写出真实的世界和自我 ——2008年高考作文命题一览  

2009-04-29 11:42: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载《新民晚报》

2008年全国各地的高考试题,可谓百舸争流,气象万千。如同我们这个时代一样,在彰显出勃勃生机的同时,也夹杂了些许嘈杂。 

                       关注现实的社会,关注真实的人生,关注具体的生命

2008年的作文命题,在总体上呈现出关注现实、关注人生、关注生命的价值取向,这是值得充分肯定的。写作即表达,表达即生命,高考作文不仅是语文教学的导向,从特定角度看,也是社会文化的风向标。写作命题不仅应该有助于引导学生形成健康的写作态度与写作风格,而且还应该通过自身特殊的渠道与受众来影响社会文化的健康发展。所以要引导学生关注现实的社会,关注真实的人生,关注具体的生命。我之所以不厌其烦的加上“现实的”“真实的”“具体的”这些修饰词,是想强调,我们不应该将高考作文搞成了凌空蹈虚的道德口号,大而不当的人生讨论,抽象虚无的哲学玄想以及矫揉造作的造势煽情,这些恰恰是近几年作文命题中出现的一个值得警惕的苗头。教育培养的是活生生的人,而不是象牙塔里的思想机器或情感木偶。写作不仅是学习的一部分,也是生活的一部分,不仅要立意于培养写作能力,还要着意于培养一代青年的刚健质朴的人格精神。因此,不可能也不必要在生活与写作中筑上一道鸿沟。相反,应该将现实的、充满矛盾与激情的生活引入作文的视野,将真实的、复杂的甚至是残酷的生活纳入作文的视野,将具体的甚至是惨淡的生命聚焦在作文的视野中。

在高考命题中,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就是不直接将时事作为命题的对象。不能说这个规矩没有道理,但是如果为了一个默认的规矩,而刻意回避现实生活中富有张力的素材,似乎也是不妥当的。全国卷1直接将正在发生的地震救灾作为命题的素材,因为汶川大地震本身的巨大冲击力而具有了合理的解释。人们反对将时事作为考试素材,一方面是为了维护语文教学的独立性,拒绝语文教学的时政化,另一方面则是担心在千万人的大合唱中,考生失去了独立选择、判断和思考的空间,写出来的作文千篇一律。其实,如果我们能更坦然的看待考试这件事,我们就可以更坦荡的看待所谓的“千篇一律”的作文。生活在同样的社会文化背景下,人生的经历也几乎是同步的,接受的教育也是一样的,要让考生写出各具个性与风格的作文,那几乎是缘木求鱼。这就是为什么在每年高考中,特立独行的作文只有几篇,而绝大多数都是“泯然众人”的原因。我一直认为,创新包括作文创新都不只是学校的事情,教育的事情。每年高考之后,都会看到所谓的专家们大呼小叫,感慨作文缺乏思想,缺乏个性,我觉得这种感慨很宝贵,但怪罪学生和老师,却近乎是胡说。退一步讲,即便高考命题真正做到了“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在目前的情况下,我们又能收获多少真正有思想有个性的作文呢?有鉴于此,我觉得,全国卷“无视规矩”的做法至少是值得思考的。举国同哀,万人同悲,自然的地震在国人心中引起的道德的地震、人性的地震,其冲击力是穿透性的,只要学生真正关注这件事,哪怕大家写出来的作文大同小异,我想,作文中也浓缩了考生的真情实感,这就够了。毕竟,写出内心的真情实感,才是写作的关键。

与全国卷有同样价值取向的,我认为还有四川卷的“坚强”、湖北卷的“举手投足之间”、海南卷关于养鸟的材料、江西卷的鼠灾和浙江卷的“触摸城市或感受乡村”等。湖北卷列举了一系列现实生活中常见的细节,显然,命题者意在引导考生在具体的社会背景下思考个人修养的问题,而不是谈论抽象的道德问题。我一直觉得,道德应该是具体的,是温情脉脉的,就像空气、阳光和水一样,给我们最细微的触摸,最体贴的温暖和最甘美的滋润。相反,抽象谈论道德的高调,往往与道德的精神实质背道而驰,甚至是不道德的。回想中国文化发展的历史,有多少举道德之名行罪恶之实的人和事?提高一个民族的道德水准,首先要揭开道德上面的神秘面纱,还道德以生活与人生的本质。道德是为了现实的生活,是为了真实的人生。在今天这样一个狂躁不安的时代,道德焦虑是可以理解的。近几年的作文命题,也有几个题目将当代“圣人”为谈论的对象,我个人不赞成这样的立意。社会也许是需要圣人的,但我们可以坚持作一个健康但不乏缺点的人,而拒绝做一个完美无缺的圣人。圣人的高调极容易走向“伪圣化”,结果毁灭的不仅是道德,毁灭的还包括“圣人”本身。湖北卷将道德修养的讨论立足于最琐碎的生活,最凡俗的日常,这个导向是应该肯定的。

海南卷关于鸟的材料,虽然很烦琐,很复杂,考生定难下笔,但立意却也是将个人的道德追求与整个社会关联起来,将个人的精神建设与道德建设与社会文化环境关联起来,这个意图是好的。江西卷关注环境,关注自然,毫无疑问具有强烈的现实感。其实,仅就我自己的观点,我很为老鼠们鸣不平。同样是生命,据说老鼠还是这个星球最古老的生命之一,现在却被人类挤占到一溜窄窄的大坝上。更可悲的是,最后竟然连这个逼仄的家园也保不住,抱头鼠窜不说,还要遭受人类中比较有知识的高中生们的口诛笔伐!命题者们也许已经腻烦了人类关于生态问题的唠唠叨叨,要求考生以老鼠或老鼠天敌的口吻说话,这个角度的改换虽然有点幼稚,却不乏可圈可点之处。站在老鼠的角度看世界,看到的是一个怎样的世界?不禁想起了动画片《美食总动员》中的那只具有人类奋斗精神的鼠精灵了。其实,人类不仅需要站在老鼠的角度看世界,还要善于站在未来的角度看今天,站在历史的角度看明天。

表达真心实意,表达真情实感,表达真知灼见

高考命题不仅要引导学生关注真实的外部世界,还要关注自我精神世界的建构与发展。因此,命题还要考虑促使学生写出内心的真实。我觉得,高考命题应该能够有利于考生表达“三真”:

真心实意(意志范畴)

真情实感(情感范畴)

真知灼见(思想范畴)

今年的上海卷命题是个很好的范例。在题目中,“我们”与“他们”是两个对举的关键概念,显而易见,“他们”究竟指谁,要取决于对“我们”的界定。从三个人称的关系看,“我”与“你”是一种关联与对话的关系,而“我”与“他”则意味着距离和隔膜:“他们”可能是我们视野之外的群体,或看起来与我们无甚关联的群体,或者是被我们所忽视或漠视的群体,甚至是与我们处于敌对状态的群体。比如,在位居正统的古代封建统治者看来,东夷西狄北胡南蛮就是“他们”,所以就有了“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逻辑;在乾隆皇帝眼里,马戞尔尼带领的英国使团是个不折不扣的“他们”,所以高傲而蛮横的给打发走了。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上海人”不仅是地理学意义上的概念,更是一种文化心态的标志。在“上海人”看来,“乡下人”就是“他们”。人们喜欢将出生在80、90年代的人称作“80后”“90后”,这些人毫无疑问就是长辈眼中的“他们”,当然,长辈们也反过来成为“80后”“90后”眼里的“他们”了。

作为主体的人,面对这个客观世界和熙来攘往的人群,每个人都有关于“我”和“我们”的体验,也都有对“他”和“他们”的感受,而且“我们”与“他们”之间所发生的故事也千差万别,感受也人各有异。因此,题目给写作提供了一个非常开放的话题空间。同时,题目在思路的设计上也是开放的,“他们”究竟是谁,“他们”究竟怎么样,“我们”和“他们”是一种什么关系,这种关系将会怎样发展,都是没有任何限制的。因此,考生在构思与篇章整合上也享有充分的自由和权利。

不仅如此,最为可贵的,是题目在价值判断与选择上仍然给了学生足够的空间。在特定的文化语境下,一个命题往往包含着许多看不见的内容,命题者也会自觉不自觉地将自己的某些倾向(最可怕的是偏见!)带进去,这使考生往往心存恐惧,难以自由挥洒。我们说,在价值判断上,的确应该有底线,有规范,至少不得违法,不得有伤风化,不能与人类基本的道德规范背道而驰。这样的限制是必然的,也是十分必要的。但是,底线之上的表达呢?我认为,还是应该给学生个性化的判断与选择的空间。真实的思考与真实的表达,是写作中的最高德行。应该说,上海卷在这方面总体上显示了海派文化包容万象的气魄,今年的命题更是如此。题目说“如果把视线转向‘他们’,你会看到什么,又会想到什么”,实在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如果将父辈作为“他们”,你可以写父辈们的美德,也可以写父辈们的缺陷;如果你将老师作为“他们”,你可以写老师们的快乐与幸福,也可以写他们的痛苦与无奈。命题中将“我们”与“他们”对举,实际上就是引导考生做换位思考,站在对方的立场上重新思考。其实,个人(族群、团队、民族、甚至国家)本位是人类的通病,“我们”都容易自以为是,容易孤芳自赏,容易养成思维惯性与惰性,容易一叶障目不见泰山。要是我们能谦恭的换位思考,这就可能避免那种抽象的、居高临下的、惟我独尊的道德审判,而更多体现出人性化的、温暖的理解与同情。我相信,将“我们”置换成“他们”,考生的道德判断与评价都建立在具体的人和事上,这对于培养学生道德实践能力是非常有益的。

     同样值得肯定的,是辽宁卷。辽宁卷要求考生作的选择,不仅是这个年龄的人道德建构必须回答的问题,还会触动长辈的神经,这就需要“真知灼见”了。到底是健康阳光,还是模糊错误,抑或是中性化的个性化与多元化?思想的力量与逻辑的力量至关重要,思想的品位与思维的品质决定了文章的高下。安徽卷、天津卷、广东卷、重庆卷等都立足于给学生提供一个广阔的选择、思想和情感的表达空间。

 

      立意过于抽象,思路过于简单,表达过于幼稚

高考命题确实牵手掣肘,要左顾右盼,上下兼顾,绝非易事,而且作文命题仁者见仁,智者见智,难以周全。基于我个人对写作及教学的理解,我觉得,今年的一些命题在立意与思维线路等方面,有值得商榷之处。

作文命题应该切近学生的生活,引导学生从自身的生活和体验中发现社会的奥秘、文化的精髓和人生的启迪,如果远离学生的生活与眼界,或者远离学生思想所能触及的边界,那么,作文就成了凌空蹈虚的玄想漫谈。全国卷2关于海龟与鹰的素材,取自一篇译为“自然之道”的文章,原文的立意很清楚,就是自然有大自然的法则,人类不能按照人类的道德法则来干预自然的运行,接近荀子所讲的“大道之行,不为尧存,不为桀亡”,也近乎老子的清静无为,“无为而无不为”,这远非一般中学生的思想深度和思维水平所能企及。结果,多数作文都写成了“好心办坏事”这样的俗世谚语所揭示的为人处世的教训。我想这恐怕不是命题者所希望看到的水平。

与此类似,山东卷的“春来草自青”也显得很抽象。 “春来草自青”出自佛语,有“静坐无所为,春来草自青”、“秋来黄叶落,春来草自青”等说法。将其与北京卷比较,会有“英雄所见略同”之感,因为它们都有意无意透出了虚静、无为、法空的理念。从积极意义看,可以理解为顺应自然、尊重自然、尊重规律,从消极意义看,是否可理解为老庄式的顺应与逍遥,或者佛家的“空”?还有湖南卷,根据“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要遥看近却无”的意境或哲理行文,似乎也显得玄妙了些。

福建卷的命题一向追求爆炸效果,如同前两年的“草船借箭”“戈多来了”,这次的命题似乎依然继承了“题不惊人死不休”的新闻线路。题目很突兀,很生硬,叫人莫名其妙。三个人买饮料,有甜的,有甜中带苦的,有淡的。这个司空见惯的日常生活场景究竟有什么玄机与寓意呢?如果我昨天喝了咖啡,今天喝了绿茶,明天我打算喝奶茶,是不是说明我中西合璧东西交融了呢?如果有人在商店买了法国的面包,有人买了中国的烧饼,还有人买了印度的飞饼,是不是说明了文化的差异与共存了呢?

命题者本意是在日常生活的细节与场景中,发现更为深刻的生活与人生的象征,但是“哑谜式”的题目缺乏足够的信息暗示与铺垫,干巴巴的不能激发人的联想与推理,只能迫使考生们将就着写。这个命题充分暴露了作文教学中很多问题的根源。我常常看见学生作文中有这样似是而非的类比:

“乌鸦尚且知道反哺,人类难道还不能孝敬自己的父母?”

“大象尚且知道掩埋同类的尸体,人类为什么就不能处理好自己制造的垃圾?”

“高山尚且知道给人以回声,何况作为万物之灵长的人呢?”

“蚂蚁尚且知道集体的力量可以毁灭百里大堤,人类为什么就不能团结起来搬山填海?”

  “大海尚且能够海纳百川,人类为什么要那么狭隘和短视?”

…………

诸如此类的推理,写的人理直气壮,看的人也觉得颇有些道理,但错误却是显而易见的,那就是将自然现象简单移植到人类社会上了。其实,稍加思考,我们就会发现其中的漏洞。动物们奉行“弱肉强食,适者生存”的法则,那么人类社会中存在的类似现象是否就合理了?螳螂为了育子,雄性甘愿成为雌性的美餐,人类是否也该效法此道?大海容纳百川,也藏污纳垢,是不是我们也该不分青红皂白照单全收?可见,这样的比附在逻辑上有多么荒谬!

就算是在社会现象之间,也不能简单的比附。有这样一类说法:

“明朝的海瑞尚且能够挺身而出,冒死谏言,难道今天党和国家的干部还不如一个古代的士大夫吗?”

这也是很荒唐的。今天是民主社会,从理论上讲,谏言本身并不需要“冒死”,人人都有言论自由。倘若是在“文化大革命”这样罪恶的年代,就算你是海瑞,挺身而出又能怎样?可见这貌似有理的推论之似是而非。

高考作文命题以动物或自然现象来隐喻社会与人生道理的命题很多。这样的作文,首先要在自然现象与社会、人生现象之间找到本质上的联系,这样的类比才不至于叫人啼笑皆非,所得到的启发才可能具有真理性。

福建卷的命题思路显然过于简单化了。

与福建卷类似的还有北京市的命题。我想说,材料中的那位老师的做法显得很做作,很矫情,而命题者的意图显得很幼稚,很牵强,让我联想到禅宗里的“棒喝”之类。徐复观先生批评说中国人太喜欢“寓言式”的教育了,福建卷、北京卷是不是犯了同样的毛病?!

            

  评论这张
 
阅读(12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