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弱水之饮一瓢

余党绪的博客

 
 
 

日志

 
 

教书 读书 写书  

2009-09-30 10:17:0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教师不仅是一种职业,也是一种生活方式。在我看来,教师最理想的生活方式就是将教书、读书与写书融合起来,各有生发,彼此呼应。这样的生活方式也许有些沉寂,有些落寞,但你细细品味其中的滋味,就会油然生起某些难以言说的幸福与温暖。生活在这样一个忙忙碌碌的时代,想作闲云野鹤,那是不现实的。但教书与做工毕竟不同,必得一些闲情逸致才好。打牌下棋,养花遛鸟固然不错,但如果将读书作为一种爱好,把写书作为一种消遣,修身养性之类的长进姑且不说,于职业也是大有裨益。既然选择了教师这一职业,为什么不放胆享受职业的优越与乐趣呢?一介书生,做不到屈原的举世皆醉唯我独醒,享受享受“众人皆忙唯我独闲”,也算是前世的造化。特别是悠悠的寒暑假,时令上或者最冷,或者最热,最不适宜风雨打拼。周边的人,无论是高官厚禄,还是博学鸿儒,都不得不苦着脸外出奔波,而我独能捧着一本书来喂养身心,全然不顾日出日落云卷云舒,这样的境界常常让我有今夕何夕的梦幻感。

今天的教书,越来越没了教书该有的那份悠游。我们拼命追求进步,结果却丢失了很多幸福,虽属不得已,却也让人惆怅。教书越来越像做工了。起早贪黑,披星戴月,不是为了侍弄庄稼,单是为了耕耘分数。老一代人讲,教育不是工业,更像是农业。 段力佩先生说,松松垮垮出人才。而今信服的人多,躬行的人少。这样的逻辑,受害者众多,语文当属重灾区。数学老师阅卷犹如风卷残云,一堆试卷,瞬时便土崩瓦解;物理老师解起题目来,基本上也是眉头一皱计上心头。唯独语文,快了无效,慢了不行。作文需要慢慢品,就像品一个人。常常徒然的想,要是能将每个学生的每篇作文都当作经典来品来吟,兴许我也能造就几个语言大师出来。今天,语言大师几乎绝迹了,几个活跃在文坛的号称“大师”的人,也都只是些聪明人而已,一个原因在于语言越来越工具化了,以语言教学为使命的人也越来越工具化了。

教书的人,如果一个猛子扎进了流水线式的分数生产车间,或者甚至乐此不倦,甚至以此为荣,白天在公家车间干,晚上在自留地里干,这个人基本上就算到顶了。美学家王朝闻先生提出“不到顶点”的命题,这个命题对于生命更有意义,怕就怕活到没有余地了。人总要给自己留一点拓展的余地。教书的人,读书算是最好的拓展良方了。教书的人不读书,这是很可怕的,就像文化人没有文化一样荒谬。教语文的人如果不读书,那该怎么形容呢?有一个说法叫“语言乏味,面目可憎”,确乎如此。即便从功利的角度看,语文老师也该经常读书。你是教语言的,你如果不能保持对语言的高度敏感,如何去教好语言呢?我是读鲁郭茅巴老曹长大的,语言感觉与眼下的这帮学生截然不同——他们是在网络游戏、流行歌曲和笑骂着小沈阳之中长大的。我们的语言感觉与趣味不一样。教语文的,得去找这个感觉,这是职业的需要。读韩寒,读郭敬明,这都是些我学生辈的家伙,其中不乏市侩狡黠之徒,不过还是得读,因为他们是我学生辈,是我教育的对象,这与我的品位无关。

教师是一个高风险的职业。这个风险不在于自己的生命,而在于学生的未来。所以,教书不是职业的唯一要求。做工的人可以读书,也可以不读书,教师不行。教师必须读书,广泛的读书,这是职业的要求。

教书是一件苦差事,读书却是人生一大乐事。因为能读书,有书读,教书也变得不那么苦了。要是能在读书、教书之余,自己再写点书,就更可乐。再进一步,如果能将教书、读书与写书三者合起来干,那简直就是极乐了。1999年,在时任校长张正之、副校长雷新勇先生的鼓动下,我在附中开设了“人文探究”这门选修课,给学生讲文化,讲人文,讲传统。当时的我,小资情调尚存,愤青派头犹在,课堂上高谈阔论,虽没达到余音绕梁、三日不绝的功效,至少也让自己激动了一次又一次。给学生讲鲁迅先生的《狂人日记》,学生不懂。灵机一动,给学生做了“中国文化史上的几个狂人”的讲座,讲嵇康,讲李贽,讲章太炎。临了问学生:“这些人狂吗?”众生答曰:“狂”。继续追问:“狂在何处?”众生恍然大悟:“众人皆狂,唯我独醒”。接着给学生讲了“狂泉”之典。这个时候,平时广泛而随意翻阅的图书都簇拥着我,常常让我有一种饱满的自负与创造的快乐。两年下来,竟然积攒了几十万字的笔记。老张听了我的课,提醒我说:为何不整理成书?这句话点醒了我。2002年的暑假,整整一个月,我便全身心的投入到书稿写作之中。没有了上下班,没有了上下课,体验的是另一种创造的沉静。随着键盘敲击的声音,思想也涌泉般的泛起,我想起了我上的每一节课,连与学生之间的调侃都栩栩如生起来。一个月的时间不长,但在思想品位与思维品质的成长上,却给我烙上了清晰的印迹。2003年,《人文探究》出版了。这本粗糙的书像在水面上冒了个泡,随即便销声匿迹了。但它对我的意义,却真实得像我有皱纹的手。有时候我想,独立地写一本有想法的书,就像女人怀孕分娩一样,其意义只有自己最清楚。

教书是挣钱吃饭的职业,不可不敬重;读书是对职业的拓展,理所当然也应成为教师个人的精神需要。而写书,却是随缘的事情。现在写书的人太多了,出书似乎也不再那么艰难。近几年,我特别关注写作教学。经常到市面走一走看一看。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关于写作的书可真多啊,琳琅满目。你仔细看一看,多是一些作文选本,只不过后面加几句点评而已,也敢冠以各种大全、集锦、精粹、宝典之类的名目。更可恶的是,这些书宣扬的大都是写作中的速食主义,诸如诀窍、法门、秘笈之类的名目,严重扰乱了写作教学的正常思路。有一本叫做《创新作文秘笈》的书,一看便知是什么货色。原因很简单,既是创新作文,哪来什么秘笈?既有秘笈,还算是创新作文吗?写书事小,出书事大。我觉得,我们的作文教学不是在方法与技术上出了问题,而是在方向上出了偏差。好多高分作文甚至是高考满分作文,初看都很美,细看则不堪,往往是语言华丽形式花哨而内容空洞不知所云。这固然与社会大环境有关,教育者也难辞其咎。写作教学,首先要培养学生健康的写作态度,培养他们健康的写作审美趣味,以言之有物、刚健质朴的文风为美。写作,归根到底,是对生命的表达,写作的质量归根到底是由意志、思想与情感的力量决定的。基于这些思考,围绕“基于生命与文化的写作教学”这个主题,近几年,我几乎用去了所有的业余时间,研究学生的作文,研究写作教学的规律,思考,实验,积累了大量的案例。于是,静下来写本书的冲动又有了。

前几天,我把《基于生命与文化的写作教学》一书的体例与提纲拟定了,刚巧遇到锦绣文章出版社的总编王刚先生。他看了我的提纲,非常赞同我的想法,当场允诺此书由他们出版。看来这个暑假又有活干了。

掐指算一算,我的教书生涯还有多少本书等着我去读,还有多少个寒暑假等着我去消磨呢?这么一想,在人生的仓促之感之外,又多了几分闲适的满足。

  评论这张
 
阅读(109)|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