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弱水之饮一瓢

余党绪的博客

 
 
 

日志

 
 

《狂人日记》教学后记   

2010-01-26 20:15:2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如何理解《狂人日记》中的“狂人”并将这个理解传达给学生,曾经让我费尽心机。这个“狂人”满嘴胡话,什么“吃人”,什么“救救孩子”,鲁迅究竟要表达什么呢?

让我想起了那些因狂而名的“狂人”。魏晋时期的嵇康算得一个“狂人”。《晋书》记载,嵇康“龙章凤姿”,时人也赞美说“嵇叔夜之为人也,岩岩若孤松之独立;其醉也,巍峨若玉山之将崩”。这样一个美男子,却自我糟蹋,“土木形骸,不自藻饰”,且言行异常,举止乖张,极尽无礼张狂之能事。好友山涛举荐他去做官,他不喜反怒,怒也就罢了,还写一封洋洋洒洒的绝交信诏告天下,闹得沸沸扬扬,大家都没面子。他无心官场,却醉心于打铁,常常光着膀子在大树下打得风生水起,读书人看了也颇不以为然。当时炙手可热的政治新星钟会,心里很是艳羡嵇康的才貌,便着盛备厚礼来拜访他。不想嵇康只顾叮叮当当地打铁,视钟会若无物,人家只得悻悻离去。却不料嵇康此时开了口:“何所闻而来?何所见而去?”

号称“中国第一思想犯”的李贽也算得上“狂人”。周作人把汉朝“疾虚妄”的王充、明朝李贽和清朝的俞正燮称为三个革命思想家。他说:“上下千八百年,总算出了三位大人物,我们中国亦足以自豪了。”这个李贽公然把自己的著作命名为《焚书》,还自我解释说:我的书不合时宜,该焚!他辞去知府之职,脱离了庙堂却没走进江湖,却主动削发为僧,真是惊世骇俗;谈佛经,供奉的却是孔子;自称和尚,却留胡须,酒肉照旧穿肠而过。人说男女尊卑有别,他专收女弟子;人说无商不奸,他说商贾们忍辱负重,比起贪官污吏,不知要高尚多少!人说“存天理,灭人欲”,李贽公然说“穿衣吃饭,即是人伦物理。”这样的一个狂人,最后以思想犯而死于狱中,似乎也印证了陈独秀“出了研究室就入监狱,出了监狱就入研究室”的格言了。

嵇康死了,在抚琴奏完旷世未有的《广陵散》之后,死在洛阳东市刑场。嵇康从容地看了看快要落山的太阳,叹道:“《广陵散》于今绝矣!”

李贽死了,死在皇城监狱里。他借狱卒为他理发的某个空隙,以剃刀自刎。气息奄奄之际,狱卒问他“痛否”,李贽蘸血写到:“不痛。”又问:“为何自杀?”李贽又写到:“七十老翁何所求?”经过了漫长的弥留,李贽终于在春寒料峭中离开这个世界。嵇康死了,死于他特立独行的个性;李贽死了,死于他锐利的思想与胆识。

嵇康李贽在他们的时代被目为狂人与疯子,这些狂人与疯子,“狂”在何处,“疯”在哪里?

有一个关于“狂泉”的故事。饮狂泉之水,国人皆狂;唯国王未饮,保持清醒。于是举国上下皆以之为狂。鲁迅笔下的“狂人”,其风言谵语,是否像嵇康李贽一样道出了某个真理?鲁迅借狂人之口,是否表达了一种先知先觉者的孤独与清醒?

 

  评论这张
 
阅读(88)|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