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弱水之饮一瓢

余党绪的博客

 
 
 

日志

 
 

用公民教育的眼光审视中小学教育[ 上海教育约稿】  

2010-09-11 22:27: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海市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提出“为了每一个学生的终生发展”。这句话我觉得至少有三点值得揣摩:一是确认了学生是自我发展的主体,教育的功能在于引导和帮助学生的发展。因此,发展的方向、路径和方式都应该由学生自己选择和决定。不能不看到,现在的学生多处在“被发展”的状态,既没有选择的空间,也缺少选择的权利。二是“终生发展”。不是一蹴而就、毕其功于一役式的发展,不是多快好省急功近利的发展,而是可持续的终生发展。现在人们很热衷的所谓“零岁方案”、所谓“不输在起跑线上”,这些提法是否科学,以“终生发展”的眼光看,就很值得怀疑和反思;三是“每一个”,我们的教育必须在承认个体差异的基础上保证每一个学生的发展权利,在享有教育机会和占有教育资源方面,必须保证公正与公平。把眼光紧紧盯着名校优生,将大量的教育资源集中在好学校好学生的身上,这是不公平的。

     为了每一个学生的终生发展,这是一个很高的教育境界。在我看来,我们离这个境界还有很远的距离。目前的第一要务,是让教育回归到现代公民教育的本质,祛除教育中越来越严重的精英化倾向。我是一个高中语文老师,就以中学写作教学为例来表达我的看法。

     每年高考,作文都备受关注。几乎每一年,我们都能听到这样的质疑声:上海考生七八上十万,为什么总也见不到几篇有主见、有个性、有创新的好作文?质疑者往往以此为据,批评现在的语文教学质量差,效率低。在大力鼓吹语文的人文性的年代,论者通常将原因归咎于语文学科的人文性的缺失;在如今大力倡导创新教育的时代,人们又将罪过归结为语文学科及教学的保守与僵化。诸如此类。但作为一个一线教师,我觉得事情也许并不是如此简单。以上海今年的高考作文为例,材料是关于丹麦人与中国古代人打渔的哲学,内容是关于可持续发展、人要有长远眼光等等。题目的可写范围很大,可选内容也不算少。但是究竟能有多少有主见、有个性、有创新的作文值得期待呢?我对此并不乐观,而事实也确乎如此。与专家们的质疑不同,我觉得这完全是正常的事情。想一想,作为一个群体,考生们生长在同样的社会文化背景下,成长的经历也大致相似,从幼儿园到高中接受的教育差异也不是很大。单看此作文材料,不夸张的说,也不知在一轮又一轮的高考训练中被强化了多少回了。考生们那一点点先天与后天的差异,早就被家庭、社会与教育给同化了。既然如此,怎么还能指望成批成批的有主见、有个性、有创造性的作文产生呢?我曾经与某学者就此争论过,争论的结果,我们达成的共识是:我们对创新与个性的期待应该理性。

      这件事反映了当代教育所面临的一个困境,但同时,它也折射出了社会大众对基础教育的理解与认识。中小学教育是基础性教育,普及性教育,是将一个自然人教化成为合格“公民”的教育,是为学生将来的社会生活做准备的教育,是为学生的终生发展奠定人格与学业基础的教育。显然,这些观点被人们有意无意地忽视了。出于不同的考虑,不同的人赋予基础教育以不同的意义,使得基础教育的内容越来越芜杂,承载的功能越来越多。就写作来讲,有的人希望学生的写作具有较高的独创性与个性,有的人则希望学生能够具备更多的文学艺术修养,我认识的一位专家甚至希望将诗歌创作也纳入高考写作的范围,因为据说儿童的成长不能没有“诗”。这些想法不无道理,甚至可以说都从某个特定的角度切中了教育的本质。但我们恰恰忘记了我们谈论的是基础教育。我们原本给学生的,应该只是一个基础。要当作家,要写诗,那是他自己的选择,我们既不能替他选择,也无法保证我们的选择适合他。我们经常指责家长们因为望子成龙而做出了许多不合乎教育规律的事,其实看看整个社会,难道不也是如此浮躁与功利?这种毕其功于一役的想法与做法,绝不仅仅只是个别家长的选择。

     关于作文教学,一个众所周知的事实是,从小学开始写简单的记叙文,到高三毕业,前前后后写了十多年。但结果呢?毫不夸张的说,多数学生越来越厌恶写作,而学生的写作能力,总体上也并不令人满意。为什么我们呕心沥血、殚精竭虑的教了十多年,结果竟然是这样呢?在实践中我感到,关键在于我们将写作教学的目标定得太高太高,我们对学生的要求太高太高,在很大程度上脱离了学生的需要和实际,使得多数学生对写作充满恐惧和厌恶。其实,每个人都是有表达欲望的,如果引导得法,十多年的训练,让学生写一篇文从字顺、内容实在、思路清晰的文章,应该不是问题。只要看看学生的博客,读读学生的随笔,你就会发现,很多“不会”写作文的学生,原本能够表达的很好,只是不善于写我们要求的作文罢了。因为我们的要求脱离了他的生命体验与生活积累。有德育专家指称,学校德育的目标定位太高,导致德育的低效甚至无效,以至于成年了,还要回头补上“七不”教育的课。同样的道理,不切实际的教学目标反而架空了写作教学,学生学不好,教师教不好,使它成了语文教学中最后一块混不可测的泥淖。

     写作教学究竟要达成什么目标呢?显然,中小学写作教育不是为了培养文学家,不是为了培养李白杜甫鲁迅巴金,我们学习写作,无非是为了将来在社会生活中运用,满足生存与发展的需要。鲁迅是不能批量生产的,作家诗人不是靠写作教学培养出来的。中小学教育不承担培养作家的任务,但公民的培养却是义不容辞的责任。一个人可以不当作家,但他却必然是一个公民。满足公民生活对写作的需要,这是中小学写作教学的首要任务。我把一个公民在社会生活中必备的写作素养称之为“公民的写作素养”,这才是中小学写作教学的核心目标。

      根据相关学者的阐述,现代公民至少应具备三个要件,一是爱国,二是参与社会公共事务的意识与能力,三是人格与思想的独立自主。写作,是公民在社会生活中表达自我的手段,是公民与社会沟通的工具,是公民传达自我诉求的媒介。因此,基于公民素养的写作教学,应该高度关注表达态度与习惯的培养,将培养健康的写作习惯和积极的写作态度置于教学的首位。比如真实的情感,尊重的态度,平等的口吻,宽容的姿态,理解的愿望,真实的内容、得体的表达……因为这些优秀的写作品质,都是每一个公民在未来的社会生活与表达中所必须的品质。相反,应该警惕那些不道德、不健康的表达方式与习惯,比如虚情假意、无病呻吟、片面偏激、撒谎、骑墙、影射、夸大其辞、上纲上线,等等,它们在道德上是消极的,美学上也并无多大意义,不利于将来的社会生活。

     其次,应该注重培养学生独立自主的写作意识,并以此参与培养学生的自主人格和创造精神。我觉得在全社会都在关注创造与创新的时候,我们有必要分析一下创造与创新的不同。在我看来,应该培养学生的创造精神,但没必要刻意追求所谓的“创新”。“创造”强调的是过程,强调的是独立自主的精神;而“创新”强调的是结果,强调的是结果的与众不同。在写作教学中,应该强调文本的独立创作,反对抄袭,反对生搬硬套,但没有必要过分强调文本的新颖与个性。为新而新,为个性而个性,结果是真正个性的丧失。现在很多所谓别出心裁的中高考创新作文,其实并没有多大的创造价值,顶多有点“眼球效应”而已。创新是创造的自然结果,只要孜孜以求培养学生的创造意识与精神,创新就有可能。现在的写作教学不是创新不够,而是创造不够,也就是独立自主的思考与表达不够。学生的写作多是“被动式”写作,更多的是出于无奈,根本上失去了写作活动原本具有的创造乐趣。写作,其实是按照自己的设想与设计来创造一件作品,可是我们的学生普遍没有“作品”的意识。他们宁愿将时间与精力用在寻找毫无道理的写作秘诀上,或者生搬硬套一些所谓的范文上,也不愿老老实实的独立实践,“制作”出来的东西看起来很美,实则很是不堪。

      在语言表达方面,应该将正确的规范的使用祖国语言,作为考察的基本标准,而不必刻意的追求其文学价值与艺术情趣。当下写作检测的文学化与精英化意味很浓,看看高考命题可见一斑。某些命题严重脱离了学生的经验与社会生活,如某省要求考生以“春来草自青”为题写一篇文章,另一个省则要求以“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的意境或哲理为对象写一篇文章。让数十万生活在数字化时代的青年写如此玄虚悠远的作文,而且还要以此为根据决定他们的未来与前途,不知命题者是要引导众多当代高中生从此开始禅宗式的玄想与虚静呢,还是要他们沉醉在古典的诗情画意中难以自拔?这样的命题,自然也能出现几篇文质兼美的佳作,但恐怕居多的还是酸溜溜的文人腔,或者空洞无物的八股调。命题如此,岂能怪罪于数万考生?看看每一年公布的所谓满分作文、高分作文,也不难发现我们在写作评价中的偏差。 不妨看看下面这篇满分作文的几个片段: 

   ……小的时候,包容是接受幼儿园老师发给的最后一个又酸又小的苹果,是坐在最后一个位子甘愿拿到一张撕破了的试卷。承受物质上的短小与破损,也许是顺其自然,这次受屈下次可能得福;也许是本能的反应,也无所谓,命里有时终会有。 

       长大了一些,包容是代自己心仪的女生受过,是忍受老师莫须有的“罪名”与错误的批评,是容忍事理的阴差阳错。因为男孩子就应该血气方刚,胸怀大志,青年人就应该大行不顾细谨,大礼不辞小让,就应该兼济天下。这似乎是生命中必须经历的风雨与坎坷,是成长所必须付出的代价。 

      老了以后,包容是“不在乎”儿女在外面闯荡而忘却了自己;是理解周围的种种纷争,心绪平衡;是容纳一切兵荒马乱、一切流言蜚语与一切是是非非。这不是看破红尘自甘堕落,而是一种气度,一种气质,一种气节。曾经沧海,曾经辉煌,财富也好,名誉也好,误解也罢,毁谤也罢,都有心胸承载。尽管世事沉重,但有岁月的磨砺,什么都是容得下的。 

     其实天很蓝,阴云终要散;其实海不远,此岸连彼岸;其实草很绿,万物皆自然。其实,你不必担心太阳的光亮被遮住,你也不必担心人间有太多不平,包容那些阴郁,心中便有阳光,我们终将收获全部的美丽……

       这篇以“包容”为题的作文,讲的是如何潇洒大度地看待生活中的不公与失败。读起来洋洋洒洒,细想想差不多都是胡言乱语。像“其实天很蓝,阴云终要散;其实海不远,此岸连彼岸;其实草很绿,万物皆自然”,语词间透露出浓重的老庄式的与世无争和屈原式的举世皆醉唯我独醒,说话者就像一位看破红尘俯视人间苍生的圣人。仔细分析一下,除了骈散结合的华丽语言,讲的都是假大空,说的都是俗套子,与当代青年人所应拥有的公民精神与自主人格背道而驰。

      一个儿童“接受又酸又小的苹果”,“坐在最后一个位子甘愿拿到一张撕破了的试卷”,这是包容吗?儿童的世界是自我中心的世界,拿到“又酸又小的苹果”和“撕破了的试卷”却心甘情愿,如果这个孩子不是傻子的话,我想其心理一定不太正常。儿童的天性是争强好胜的,只有文明的教化才能让他学会与人共处,学会包容。因此,此段以儿童为例阐述“包容”的价值,是个实实在在的伪命题。还有所谓“顺其自然”,所谓“这次受屈下次可能得福”,所谓“命里有时终会有”,这种毫无道理可言的宿命论,竟然博得了阅卷者的欣赏,实在是匪夷所思。不知作者在歌颂如此的“包容”时,是否真的相信他自己说的话!

      第二段写“包容是代自己心仪的女生受过”,这不是包容,这是为了讨女孩子欢心的小伎俩。至于“忍受老师莫须有的‘罪名’与错误的批评”,既然罪名是“莫须有”,既然批评是错误的,怎么就要忍气吞声?这样的包容有什么积极价值?面对老师尚且如此没有原则,没有是非,没有维护自我尊严与权利的意识,要是真的面对黑暗与邪恶,又该如何?

      尤其是关于老年人的“包容”,简直是不可理喻。文章说包容是“容纳一切兵荒马乱、一切流言蜚语与一切是是非非”,我想这样的老人如果不是上帝的话,他一定是个老糊涂,只有“老糊涂”才能达到如此境界。事实上,任何人,只要他是人,他就定会有自己的底线,绝对不可能包容一切,相信该作者也一样。

     这篇作文所以受到阅卷者的青睐,唯一的解释,就是它的文学化的语言和精致的表现形式。以这样的范文引导学生,我们所能指望的只能是越来越精妙的包装与越来越华丽的做作。

      精英化、文学化以及非理性的创新冲动,这些不切实际的目标使得写作教学成了一件“皇帝的新装”,写作好像是一件很神秘的事情,写作教学顺理成章地也成了一件很神秘的事情。让人羞愧的是,我们的写作教学基本上处在一种无序状态,课程性不够强,因人而异,因校而异。据说郭沫若当年创作《女神》,是半夜三更从睡梦中惊醒,发了神经似的写出来的,就像古希腊人所描述的鬼魂附体那样。也许在艺术创作中确有这样的现象。但作为一种教学活动,我们能用这些非理性、非实证、难以捉摸的东西糊弄学生吗?写作是一项实践活动,确实有很多难以言说的默会知识,但教学首先应该将那些显性的、能够模仿与训练的东西呈现给学生。越是将写作神秘化,写作教学便越是空洞。我看美国的写作教学,便很受启发。非常注重写作的过程与方法,只要你按照他的路数下手,便能通过模仿写出完整的文章来。他们的写作教学有详细的分类,单看议论文,就分为以说服人为目的的议论文,以表达自我的观点如演说为目的的议论文,等等,不同的类别有不同的写作套路。好像美国人并没有因为这略显呆板的写作教学而扼杀了想象力与创造力。我们这里老是有些专家忧心忡忡,说这样的教学会桎梏一个民族的想象力与创造力。真的会这样吗?我看未必。谁也不能轻易否定的事实倒是,我们的写作教学缺乏务实的方法与具体的辅导过程,写作教学基本上处在混沌状态,结果不仅没有培养出扎实的写作能力,倒培养了恶劣的写作习惯和文风。

        写作教学只是中小学教育中比较典型的一个例子。其实,这样的偏差存在于整个教育教学之中。我们的数学教育太难,这在全世界都是出了名的。中小学数学教育是为了培养数学家吗?显然,这是与写作教学一样的偏差。在传统中国,教育上圣化倾向严重,培养的都是“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仁人志士,大丈夫,都是能文能武的国家柱石,就像徐复观先生所批评的那样,培养的是圣人,是帝王师,而对于普通平民,则基本不入法眼。在今天这样一个公民社会,如果我们再这样定位教育的培养目标,不仅与现代教育的普适性想悖逆,而且也会严重损坏教育的公平,结果导致教育本身效益的低下与流失。只有客观而理性的定位我们的教学目标,才能保证每个学生的学习权利,才能保证每个学生获得最基本的也是最重要的知识与能力,才能给每个学生提供足够的个性化发展的时间与空间。

 

  评论这张
 
阅读(11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