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弱水之饮一瓢

余党绪的博客

 
 
 

日志

 
 

简评学生王之尧的习作《对常识要敬而不畏》  

2010-10-23 04:18:3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之所以推荐王之尧的这篇并不算新锐的作文,是想借此推荐我赞许的一种学习方式,甚至可说是一种生活方式。那就是:热爱思考。

 王之尧是一个喜欢思考的人。上课的时候我喜欢听他略带羞涩的发言。看得出他在极力的表达内心的疑惑并解释它,当他试图有条理地呈现他的思考时,我觉得他其实已经具备了某些思想者的品质。思想是个很抽象的词儿,好像很神圣,离开我们很远。但我觉得不是这样。思想是人区别于芦苇的品质,我宁可将思想看做一种状态,而非结果。只要你在呼吸的时候在用心审视那周遭的空气,也许你就在思想了。

在我所带的每一届学生中,我都能发现一些有着良好的思想者素质的学生,他们让我欣喜。刚毕业的朱黎君,现在的蒋梦青和王之尧,都是这样的人。他们年轻的灵感和锐利让我觉得自己并不过时。

祝愿他们走到很远的地方。



所谓常识,从字面意义上来看,可以分成“常”与“识”。“常”应是指一般的,平常的。而“识”则意味着知识,见识。所以“常识”即普通知识。

常识充斥在我们的生活中。例如现在,我们能从各种媒体渠道中获取一些“生活常识”,这些常识都基于人们的生活经验,我们可以从中汲取灵感,使我们自己的生活变得非常便利。因此,常识对我们的生活有着重要的意义,每个人都需要常识。

然而常识并不仅仅是那些生活经验以及各种生活技巧。对我们而言,常识还有更深层次的意义。常识所能改善的,不仅仅是一个人的生活,有时候,它甚至能改变一个民族的命运乃至人类的进程。

这并非言过其实。试问:当今世界的国力最为雄厚的是谁?毫无疑问,是美国。而美国之强盛不仅仅源于它丰富的天然资源,更因为它早在18世纪便受到了自由民主思想的影响,这使它在发展中占得先机。说到这一点,我们就不能不提到一个叫托马斯 潘恩的人。托马斯 潘恩在美国独立战争前曾写了一本叫《常识》的小册子,并与其中介绍了法国的启蒙思想。应该说这是一本意义非凡的书,因为正是它点燃了北美人民的反抗斗志,让“人人生而平等”的思想根植于每个人的心中。如果没有托马斯 潘恩的《常识》,美国人民也许不会受到启蒙思想的影响,它的独立进程可能不会如此顺利。既然潘恩将其命名为《常识》,那就体现了作者希望这些思想能被美国人民普遍接受的想法。如果我们所普遍知道的“常识”是一种先进的理念,那么我们国家的发展也自然会得到飞跃。因此,我们需要尊敬这伟大的常识。

在人类发展的进程中,常识也具有非同一般的意义。当哥白尼创立了日心学说解放了太阳,哥伦布眺望到美洲那美丽的海岸线,达尔文提出进化论并震惊大不列颠时,也许他们并不知道他们的发现会成为全人类的常识并使我们对世界的认识又提高了一个层次。如果你仔细研究就会发现,许多时候,我们需要推翻旧有的常识才能推动人类发展的进程。我们可以想象,如果阿奎纳的经院哲学,孔夫子的儒家学说仍在我们的头脑中占主导位置,那么世界的发展一定会落后许多。“常识”不是“长识”。我们对常识的革命,可能就成为我们对民族命运与人类发展的一次大革命。

在进入21世纪后,我们获得各种信息的途径大大增加,一些新事物也变得容易被世人接受。可是在全球化的信息时代,我们却很遗憾地发现中国人已经很久没有改变世界的“常识”了。这意味着我们的许多思想被束缚了。中华民族现在似乎已沦为缺乏创造力的民族。这可能与“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的常识脱不了干系。当务之急是对某些落后于时代发展的常识进行革命,以激发我们的创造力。毕竟,人类从茹毛饮血到现在的生活,经历了无数次的常识的“革命”,正是这些革命,推动着人类社会的发展。

对于常识,我们要有鉴别能力,尊敬那些有用的常识,改革那些不适时宜的常识。既然常识是众人所公认的道理,那么我们对它的态度便是——敬而不畏。

  评论这张
 
阅读(19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