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弱水之饮一瓢

余党绪的博客

 
 
 

日志

 
 

余党绪:怀念陈钟梁老师  

2011-01-10 09:30:4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陈钟梁老师去世了。像陈老师这样的人,他的去世,注定要引起我们许多感慨与思考,关于人生,关于教育,关于语文。

      陈老师有一颗年轻的心,这常常使我们忘记了他的年龄和他身体的真实状况,以至于很多人不愿直面他去世的事实。我就接到几个求证电话,大家将信将疑。我们已经习惯了将先生与阳光、活力、热情联系在一起,即便身体日渐衰老,也没有引起大家足够的重视。但是,换个角度看,这何尝不是先生的幸运?我更愿意把它看成是教师这个职业给他生命的恩赐。和孩子们在一起,和年轻人在一起,总能让人在岁月面前保留更多的力量和尊严。在离开日常课堂多年之后,先生还时不时地走上讲台,操刀上阵,与其说是为了示范和研究,倒不如说是为了体验站在讲台上的那一份独特而别致的滋味。以世俗的眼光看,先生是讲台上的佼佼者。他的才华与思想、功名与人气都得益于三尺讲台。凡听过陈老师课的人,都不得不承认他是一个天才的教师,一个真正的教学艺术家。有人说教学是一门艺术,恕我直言,真正能把教学“上升”到艺术境界的人,那是凤毛麟角。有些号称“艺术”的教学,可能只是成功的“表演”。教学必须在师生之间的沟通与对话中,达成知识的传递与智慧的启迪,这是一件很实在的事。好看而不中用的课堂,再华丽也掩盖不了它的空虚。但是,像陈老师的课,确实做到了技术与艺术的完美结合,实用性与审美性的完美结合。他的课不仅让学生大受启发,而且还具有独特的美感。先生上课如同聊天,好像是不经意的,但似乎又是有意而为,自然之中透出华丽,沉着之间不乏张扬,娓娓道来却也一波三折,旁征博引却能进退自如。如果将先生的课比作美术,那就是一副悠远、恬静、意蕴无穷的山水画;如果将先生的课比作音乐,先生的课就如同那“高山流水”,叮叮淙淙,委婉而酣畅,余音绕梁,三日不绝。那磁性的声音,工整的板书,行云流水一般的节律,还有他那白皙的皮肤,眉宇间透出的儒雅,使得他的课堂比起任何“秀”来,都不会逊色。可那真的不是“秀”,那是一种素养,是生命力量的自然流露。胸中没有千军万马,断难“秀”出那样的精彩。那才是真正的艺术境界,真正的教学艺术。

或许先生有做教师的天赋吧,他的教师生涯潇洒随性,却成果斐然,声名远播。我看先生备课,多是天马行空,心游万仞,行于当行,止于当止。他不是一个死做学问、作死学问的人。先生经常讲老一辈语文教育家的轶事。他最津津乐道的,是张志公先生的一段宏论:“一个语文老师,不读书,不看戏,不旅游,不交友,才是最大的不务正业。”初听这话,我不免骇然,三思之后却有醍醐灌顶之感。先生读书,读的很杂;先生看戏,浸淫很深;他旅游,云游四海;他交友,天下皆以认识陈钟梁为幸事乐事。我看到李镇西老师的《享受陈钟梁》一文,那“享受”一词真的让我共鸣,也让我艳羡。诤友难得,畏友可敬,能享受的朋友,岂不是“交友”的最好境界?和陈老师在一起,我感觉不到来自年龄、地位、知识的压力,我只感到如沐春风、如饮甘霖一般的享受与舒服。正是这美妙的享受,让我们都乐于和他分享自己的快乐与苦恼。我想,先生之所以始终保持着年轻的心态,大概与这点也不无关系吧?“不务正业”倒反过来成就了“正业”,这是不是很值得我们深思呢?我在陈老师指导下上过一节研究课,课题是《哀江南》,让我深切地体会到“工夫在诗外”的道理。先生在语词解读与品评上的功力世人尽知,可是先生对各种文化掌故、历史遗迹、趣闻轶事、世事纷争、生旦净丑的熟悉,却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他模仿剧中人物,目光流盼,惟妙惟肖;清唱道白,开口则动人心弦。讲到《哀江南》的创作与演出,更是妙语连珠,如数家珍。一开始我侧重词句的吟咏与分析,先生首肯之余,告诫我更要在乎“言外之意”。于是,除了反复诵读《桃花扇》之外,我又读了吴晗先生的《朱元璋传》,读了部分《南明史》,浏览了明孝陵的景观,甚至去了解古代墓葬和昆曲的常识。先生说,语文教学必须根基于学养与见识,有了学养与见识,文本才能像孔雀开屏一样,呈现它的魅力。教书时间越长,越觉得这才是“警世通言”。在先生的影响下,我也习惯了把功夫用在这些“无用之用”上。前几天,为了上好《我所认识的蔡孑民先生》(冯友兰),读了好几本蔡元培的传记,读了一堆关于蔡元培教育思想、美育思想的论文。当“兼容并包”与“春风化雨”两个词在我心中变得有血有肉的时候,我觉得我可以站在讲台上了。现在写这篇文章,我突然想,也许“兼容并包”和“春风化雨”本来就该是教师的人格品质中最重要的两个因素吧?“兼容并包”才能源源不断,“春风化雨”才能沁人心脾啊。

讲台上的陈老师是这样,讲台之外的陈老师,也是如此,他将教师的精神基因融会贯通到讲台之外,这让老头儿很“好玩儿”。我相信,“好玩儿”在很大程度上成全了他的课堂,同时也使得他的人生多了许多欢乐、闲适与雍容。先生待人,平等;先生接物,开明;先生处世,淡然。有时候,他更像一个老顽童。开心的时候,哈哈大笑,手舞足蹈,尽显赤子之态。说到底,先生的年轻是来自骨子里的。2002年2月,我跟随先生参加香港沙田区的“上海教师经验分享及教学示范”活动。这是我第一次听陈老师的现场课。陈老师时而普通话,时而广东话,时而广东普通话,短短的一节课,他就和那帮十来岁的孩子们像小伙伴一样地熟络和亲密了,孩子们迅速地喜欢上了这位多才多艺的陈爷爷,这让我惊叹不已,也让我思索再三。一个缺乏平等精神的人,即便他蹲下了身子,也改不了训话的姿态和嘴脸。尊重人的意识,理解人的热望,包容人的气度,这些在陈老师身上都是自然而然和融会贯通的。他不是故意蹲下身子和孩子们“对话”,他是在用他的童心与孩子们交心。讲台上的先生有长者之风,智者之范,有对话的韬略,也有引领的智慧;而在讲台之外,在生活之中,先生更多的是一个真诚的对话者,一个真诚的倾听者。他总是静静地听你把话说完,给你足够的时间和自由。我也遇到过有点影响的学者或有点权力的领导,他似乎什么都懂,或者有无穷无尽的事儿在排队等他处理,你还没说他就懂了,你还说完他就不耐烦了。但和陈老师说话,他总是神情专注,不慌不忙,笃悠悠的。我知道,这样的气度源于他内心深厚的仁爱,源于他对人格平等的信念。前者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后者则是西洋舶来的精髓,在陈先生的身上,二者却是如此的水乳交融,相得益彰。

林肯说,人要为自己四十岁后的容貌负责。以前对这句话一知半解,随着年岁的增加,现在总算有了一些感悟。看过朱元璋的一幅画像,在我的印象中,那恐怕是世界上最难看的脸了。我想,暴虐和专制如朱元璋者,其面容上的狰狞、阴沉与邪恶,不能说与他的行迹无关。人生的经历、思想的求索、情感的磨砺,一定会在人的外形与气度上留下印迹。说到陈老师,很多人都会不由自主的想到两个字:儒雅。什么是儒雅呢?《汉语辞典》解释一为学识深湛,二是气度温文尔雅。在我看来,这样的解释总有点言不及义,而自己要下个定义,却也感到无从下手。好多事情都是这样,你不解释大家都明白,你一解释,大家反而糊涂了。其实,要理解“儒雅”也不难,我们只需看看陈钟梁老师,什么就都明白了。我看到一个西方的学者讲文化人格,他说人格是很难描述或下定义的,但只要找到这种人格的生命典范,大家就心领神会了。我想,陈钟梁老师算是儒雅的典范吧?在与他十来年的接触中,在先生给我的无数影响与教益中,“儒雅”不再是一个抽象的词语,它的内涵正在温情的展开。而我,也知道了儒雅并不是天生的。

在我内心深处,我还将陈老师看成是一个语文老师的典范。语文老师该是什么样的呢?我说不好,但让我找一个标本,我肯定会想到陈老师。潇洒自如,游刃有余,在语言的方寸间,尽显生命的本色。陈老师以自己的生命来实践自己的事业,用自己的人格来实践自己的理想,这也算是人生的幸事了。

去年10月23日,我请先生来校做一个讲座。小范围的,人不多。那天下着雨,本来说好去接老先生的,结果时间没到,他人已到了。老先生挎着他那只标志性的旧包,头发有点乱,走路好像有点踉跄:先生这几年的身体状况真是大不如前了。一开始,老先生还是一贯的思路清晰,文采飞扬,有板有眼,侃侃而谈。大概个把小时后,我发现他就有些疲惫了。有一阵子,他说着说着竟然断了思路,不得不停下来,打开他那标志性的小本子,搜寻了好几分钟,才接上话茬子。我很想劝先生就此打住,以后再找机会续上好了,可是看着老先生认真的样子,我没忍心开口。我想,那样是不是有些残酷呢?我和我的学员们静静地看着他,看着他,谁也没吭声,静静地等他重新开始。讲座结束后,先生要到上海第八人民医院做理疗,我便开车送他去。到了八院门口,陈老师指着一家面店,说他想先去吃碗面。当时我还有事,便在路边和老先生告别了。刚发动车,我在后视镜里看到陈老师撑着雨伞,小心翼翼,一步一步往前挪,心里突然有几分伤感。赶紧下车,一直把老先生送到店里坐定。现在想一想,为什么不陪他吃顿他喜欢的面条呢?

陈老师,一路走好。


 

  评论这张
 
阅读(218)|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