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弱水之饮一瓢

余党绪的博客

 
 
 

日志

 
 

关于生与死  

2011-03-02 12:09:4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晚半夜三更,接到某报纸记者的电话,让我就现在饱受关注的学生自杀事件说说自己的看法。考虑到自己现在已经没有教学和教育管理一线,我谢绝了。但是这个话题却让我思考了很久。恰如哈姆雷特的话:活着还是死去,这是个问题。生死事大,不能王顾左右而言他。

         自杀与我似乎有着天然的纠结,因为我的父亲就是在文革中自杀的。小时候我老妈经常骂我父亲,说你这个不负责任的人,抛下我们母子自己逍遥去了,我听了很茫然。死了还能逍遥?父亲的死亡在我的心里留下深重的黑暗。因为母亲经常半夜三更端坐床头垂泪,我爱母亲,便陪着母亲垂泪,母亲抚摸着我的头,不久我就安然入睡。不知母亲在黑暗中又坐了多久。我知道这一切源于父亲的死亡。死亡让我憎恶,让我畏惧。一个观念也就慢慢形成,选择死亡是一种不可饶恕的错误,甚至觉得父亲一定很懦弱。现在经常有人说:死都不怕,还怕活吗?这里有一个潜在的逻辑,那就是死是最可怕的。现在我明白了,那些选择自杀的人,其实已经超越了对死亡的畏惧,他们畏惧的东西一定比死亡更可怕。比死亡更可怕的畏惧是什么呢?我想不出,也无法想。

         死亡是生命的最终归宿。自杀的人破坏了自然死亡的常规,便被人看做不可理喻。其实,我们要解决自杀的问题,首先要认识自杀这个现象。谴责很简单,但不能阻挡那些绝望者走向死亡的脚步。国外这方面的哲学研究和社会探索很多,深刻揭示了自杀的社会原因与人性逻辑。看过一个报道,一个民工为索要不多的薪水,选择了跳楼的方式。在我们看来,这位民工兄弟何等傻瓜。报道讲围观的人甚至从家里搬来小板凳,坐在现场等着民工跳下来;还有些良知被狗吃了的家伙在火上浇油:你跳啊,你有种你就跳啊。我看了,觉得围观的这帮混蛋比那个民工不知可恶多少倍。人与人之间的理解多么艰难啊。或许民工选择自杀的根本原因正在于这种隔膜。我相信,每个人都希望自己有一个完美的生命。自杀者自我终结了这种完美,其实首先是一场莫大的悲剧。我们该反思的是,我们每个人在其中有没有有意无意地扮演某种不光彩的角色!但是,我们向来的麻木与冷漠常常趋势我们谴责自杀者的不负责任或脆弱,却忘记了反思与批判造成这种死亡的原因。

   人都有难以跨过去的坎。坎有高有低,在别人是半步即可跨出,对你可能却踮起脚尖也难看到坎的另一面。对于那位民工,那点薪水就是他的尊严,他的希望,他的一切。他的失落与绝望是我们难以体会的。其实都一样。我想消灭自杀的首务,其实是消除人与人之间的这种隔膜与冷酷,理解他,尊重他,这样人间的温暖才能真正照射到每一个人的心田。

   只要还有一点点阳光在心间,自杀者都会在瞬间停下自己滑向地狱的脚步的。

   希望这个世界越来越美好。

   

  

          

       

      

      

  评论这张
 
阅读(90)|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