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弱水之饮一瓢

余党绪的博客

 
 
 

日志

 
 

余党绪推荐好文章:坐着的权利(狄马)  

2011-06-15 18:40:3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余党绪点评】

 《坐着的权利》从美国黑人老太太罗莎·帕克斯被捕说起,谈到美国的民权运动,由美国谈到中国,从古代谈到今天,谈到民主,谈到尊严,谈到文化,显示了作者宽广的生活眼界与文化视野。《哈姆雷特》里有一句著名的独白:生存还是死亡,这是个问题。套用这句名言:坐着还是站起,不仅是个问题,而且是个关涉尊严与权利的大问题。

在美国,坐着曾经是一种权利,这权利的背后隐藏着无数黑人的屈辱;在中国,坐着也曾经是一种权利。作者说“我们这个灾难深重的种族对“坐”几乎有一种源自“集体无意识”的仇恨”,其实也不尽然。在中国,“坐”何尝不是一种权利?在朝堂,在衙门,在祠堂,在家里,在每一个社会空间,“坐着”都曾经是一种身份,一种权利,由皇上、官员、族长们独享,他们高高在上,颐指气使,金口玉言;那些站立的,或称奴才,或称小民,必恭必敬,洗耳恭听,惟命是从。坐着与站立,不仅是一种身体姿势,更是一种社会符号。坐着的人,可以坐着,也可以站起,充分享受支配自己与支配他人的乐趣,他可以旁若无人,可以为所欲为。溥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奴才小民拿宝座上的人有什么办法?只是苦了那些站着的人,不仅身体要经受煎熬,精神上也被剥夺得一无所有。即使站立,也不是属于你的天然权利。坐着的人可以让你站,出于某种目的还可以恩赐你坐,但既然坐或者站由不得自己,那么让你不站不坐也就不奇怪了。比如,跪。“跪”,也算是中国的国粹了吧?乾隆皇帝不是连大英帝国的使臣马戛尔尼也不放过,非逼人家给他老人家下跪吗?

坐着是一种权利。其实,站着何尝不也是一种权利?如果坐下来就要享受九五之尊,如果跪下去就要自己掌嘴还要声称奴才该死,如果站起来就自以为翻身了,就要叫别人跪下去,还要在上面踏上一只脚,发誓让人家永世不得翻身,这是真正的站起来了吗? 

坐着或者站起,这本来不是个问题。如果在精神上已经低下头弯下了腰做了侏儒,那么站起来或坐下去,那又有什么不同?



                    坐着的权利     狄马

   1955年12月1日,在美国阿拉巴马州蒙哥马利市一家百货公司工作了一天的黑人裁缝罗莎·帕克斯登上了回家的公交车。那时的公共汽车实行严格的种族隔离制,也就是说,在车厢里白人要坐前半部分,而黑人只能坐在后排。可是那一天的黄昏正值下班高峰,上来的人越来越多,于是驾驶员(当然是白人)便命令坐在黑人部分上的四个乘客站起来为白人让座。其中的三个照办了,只有帕克斯太太坐着未动。

  旋即,她就遭到逮捕。理由是蔑视蒙哥马利市关于公共汽车上实行种族隔离的法令。

  这时,一位年轻的黑人牧师马丁·路德·金愤怒了。他站出来告诉大家:“美国民主的伟大之处是为权利而抗议的权利”,号召黑人弟兄拒乘公共车。四天后,蒙哥马利市数千名黑人由拒乘开始,掀起了一场美国现代史上黑人为争取基本人权的波澜壮阔的民主运动。他们扶老携幼、互帮互助,或乘小车或步行,甚至宁肯跑着去也不乘公共车。为此,许多人被白人老板解雇。罗莎·帕克斯在多次接到白人种族主义者的暗杀恐吓后,不得不迁往密西根州。

  但他们争取平等的脚步并没有因此停顿。他们勇往直前,义无返顾。在拒乘了381天后,美国最高法院被迫作出关于蒙哥马利市在公共车上实行种族隔离的法令为“违宪”的裁定。他们回到了久违的公共车上,虽然自由的梦境并没有随着最高法院的裁定书一齐来到,此后他们注定还要为自身的权益付出更多的代价,但胜利毕竟是胜利,以至于44年过去,也就是1999年的6月15日,美国国会议员、民权领袖及各界代表近千人还齐集国会大厅,参加由克林顿总统亲自授予这个瘦弱的黑人老妪,今年86岁的罗莎·帕克斯国会最高荣誉奖的仪式,大家一致称帕克斯太太为“美国自由精神的活典范”。

   这个朴实无华、通体散发着慈爱光辉的太太曾有一句著名的话:“我上那辆公共汽车并不是为了被逮捕,我上那辆车只是为了回家”。但在一个充满歧视的车厢上,坐着还是站起,确实是一个问题。克林顿在引用金博士的话说:“她坐在那里没有起来,因为压在她身上的是多少日子积累的耻辱和还未出生的后代的期望”——难道坐着也是一种权利?

   是的,当我们正襟危坐、西装革履开着各种有聊或无聊的会议时,当我们俯仰自如、伸胳膊蹬腿看着电影时,当我们铺纸展墨、故作深沉伏案工作时,我们何尝意识到坐着也是一种权利?同理,当我们把每次的演出、报告以及各种会议的前排席位让给权豪政要、名腕大款时,我们不认为我们是在放弃权利。相反,在许多场合,我们几乎是自觉地、心悦诚服地站起来以利名角登场。我发现,我们这个灾难深重的种族对“坐”几乎有一种源自“集体无意识”的仇恨。汉语辞典里有关“坐”的词语几乎全为贬义:坐罪,坐等,坐误,坐牢,坐吃山空,坐而论道,坐地分赃,坐视不管,坐失良机,坐以待毙,坐井观天,坐享其成,坐山观虎斗,不一而足。…………

  佛家把修持叫“打坐”,把入境叫“坐忘”,把死亡叫“坐化”,就是基于“坐”的立体性和安祥性。当楚王的高官以宰相之位许于濮水之上,庄子是坐着的;当贵公子钟会驾轻衣肥、趋前搭讪而打铁不受影响,嵇康是坐着的;当怕狗的钱玄同,粗衣褴衫,来到会馆,请大师出山,鲁迅也是坐着的。无独有偶,古希腊罗马时期,权倾四海的亚历山大王来到一个木桶前,恭敬地说:“我能帮你做点什么吗?”,结果,蹲在里面的哲学家第欧根尼没有动,只是斜睨了一下眼睛,说:“我请你走开点,不要挡住我的阳光。”

  坐着,是幸福的。【有删节】


  评论这张
 
阅读(12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