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弱水之饮一瓢

余党绪的博客

 
 
 

日志

 
 

鲁迅,让我们的教育很尴尬【原载《时代报》】 余党绪  

2011-06-28 15:00: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怕文言文,二怕写作文,三怕周树人”?

       但凡谈到鲁迅作品在中小学语文教材中的地位问题,论者都喜欢引用一句据说在学生中流传很广的顺口溜:“一怕文言文,二怕写作文,三怕周树人”。这句话,很是让我莫名其妙。中国人喜欢编造一些格言、谚语、顺口溜,为那些不愿动脑筋的懒汉们提供为人处世的指南,这是大家都知道的,《增广贤文》、领袖语录、国学警语之类的读物大畅其销,原因在此。虽然我很厌恶这些玩意儿,但细想一想,其中还不乏有价值的东西。比如“只要功夫深,铁棒磨成针”,虽然造就了不少执迷不悟的傻瓜,毕竟还有些励志的色彩。但这句“三怕”的顺口溜,却让我非常鄙视。我不知这顺口溜的“始作俑者”怎样想,但我看它不太合乎逻辑,也不太厚道。语文学什么?三大部分,一是文言文,二是写作文,三是包括周树人在内的现代文。如果一个学生有了“三怕”,那他“不怕”的东西就很少很少了。这样不争气不成器的学生“怕”了周树人,能说明周树人有什么问题呢?在我看来,这句顺口溜不过是别有用心的哗众取宠罢了。

鲁迅究竟可“怕”不可“怕”?可怕。要是鲁迅像一沟清浅的小溪,一眼即可看穿,那还学他干什么?因为可“怕”,才要学。如同文言文,那是一种已成为历史的文字,你不学就不懂。所以要学,还要下大气力学。学不会,只能说老师的教学有问题,学生的学习有问题,但不能说文言文本身有问题。对鲁迅,也应该作如是观。借学生的嘴巴反对鲁迅作品进教材,是假托民意,是假借民意。编这样的顺口溜,德行不好。

 中学语文教学被人诟病,很重要的原因,在于它的幼稚和无聊。“比喻”的修辞手法,小学生早已熟知,高考还在煞有其事地考;一眼即可洞穿的文章,老师要花上两三节课精讲细讲;鲁迅的一句“排出九文大钱”不知让多少老师津津乐道。这样的语文想叫人不烦,也难。习惯了这种幼稚和无聊,遇到鲁迅就不习惯了。鲁迅显然不是那种打着瞌睡就能读懂的作家,周树人显然也不是那种翻翻参考书就能对付的角色。不客气地说,面对博大精深的鲁迅,我们语文教师的学养还不够。学生不是怕周树人,他们怕的是把鲁迅讲歪了的教科书,怕的是把鲁迅讲砸了的教师爷。 

 学生不会天然地讨厌周树人,要是鲁迅让孩子们厌恶了,那罪过一定出在大人身上。几十年来,我们将鲁迅政治化、工具化、抽象化,结果将鲁迅塑造成了一个木偶。一旦成为木偶,也免不了沦为玩偶的命运。很多人一想起鲁迅,就是那张“横眉冷对千夫指”的凶相;有的老师开讲鲁迅,开口便是概念化、公式化的标准答案。刘再复先生有一篇文章,说孔子是两千年来中国最可怜的人,因为被称为“万世师表”的孔夫子,时而是圣人,时而是罪人;时而是真君子,时而是“巧伪人”;时而是文曲星,时而是“落水狗”;时而是“王者师”,时而是“丧家犬”。被人玩弄至此,岂不可怜之至?将鲁迅定性为一尊泥菩萨,失去了活人的生气,自然招人厌烦。如果说语文教学本身就充满了幼稚和无聊,那么,这种幼稚和无聊在博大精深的鲁迅作品的教学中表现得最为刺眼。

 鲁迅被学生遗弃,其实折射了语文教育的尴尬,折射了教育的尴尬,也折射出了社会文化的尴尬。这怨不得人家鲁迅。           

                             

                                   阅读鲁迅的理由:因为他是鲁迅

 关于鲁迅作品“大撤退”的说法,多少有些危言耸听。就我所知,主张将鲁迅逐出教材的人总是个别。媒体上渲染的所谓“退出”,不过是在数量上做些增减,篇目上做些调整罢了。语文教材保持与时俱进的态势,在总体稳定的基础上做些调整,不值得大惊小怪。何况中国教育处在改革的深水期,动作大点也是可以理解的。现在提什么“捍卫鲁迅”,我看为时尚早。有人哀叹鲁迅是“无可奈何花落去”,我倒是有一种“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期待。我相信,社会环境越来越宽松,文化觉悟越来越理性,人们对鲁迅的认识也终究会穿越浮云,少些浮躁,一个具有历史深度的鲁迅必然会显现出新的魅力。

 不过,对于鲁迅这样的民族文化巨人,有些论调和作法确实显得轻佻了些。有人偏执地挑出鲁迅生活上的某个事情(比如与朱安夫人的关系),或者个人性格中的某些特点(譬如执拗),甚至是语言表达中的某些偏好(比如标点符号的使用),以此作为贬低和排拒鲁迅的理由。这种狗仔队式的做法,是犯了现代人流行的“价值倒错症”。鲁迅要不要进语文教材?不仅是个学术问题,也关涉价值尊严的问题。鲁迅是现代文化的拓荒者,有着筚路蓝缕的开创之功。这样的人不进教材,谁进教材?将鲁迅明星化、娱乐化,然后加以矮化甚至丑化,这不仅是对鲁迅的亵渎,也是对文化的亵渎。

没有鲁迅的语文是轻薄的,而读鲁迅的理由很简单:因为他是鲁迅。这就如同英国人读莎士比亚,俄国人读托尔斯泰,德国人读歌德,天经地义,理所当然。美国文化学者本尼迪克特说:“上帝给每个民族一只陶杯,从这杯中,人们饮入了他们的生活。”做个不恰当的比方,莎士比亚、托尔斯泰、歌德、鲁迅这样的人物,就是这杯子中的水和养分。他们是民族文化的拓荒者和原创者,你读了他们的作品,你可能就拥有了民族语言中的基本词汇,体验到这个民族的思维方式,知道了民族的价值取向。对于这些人物,我们首先应该做的,就是景仰,而非求全责备,吹毛求疵。在青少年阶段养成对生命、对自然、对文化、对文化巨人的敬畏感是非常重要的。现代人喜欢否定,缺乏敬畏感,凭着一点支离破碎的知识,就敢目空一切,这是很荒唐的事情。我觉得,在中小学开展鲁迅作品的教学,必须培养学生对文化的敬畏感,借此培养他们对民族文化的认同和理解。郁达夫说,没有英雄的民族是可悲的,有英雄而不知尊重的民族是无可救药的。以前看过一个材料,说中国人羡慕韩国人有现代、大宇、三星这样的企业,而韩国人却羡慕中国人拥有一个鲁迅。我想,读鲁迅,必须有超越具体时空和现实功利的信念。

 鲁迅作品进入语文教材,在于其深刻的教育价值。教育的任务归根到底是育人。包括语文在内的中小学教育,它底线的任务是什么?是培养现代公民。现代公民的特质是什么?是独立自主的人格,是自由理性的思想。已故老一代思想家李慎之先生感慨地说,要是他的生命能再来一次,他愿意做一个公民教员。李慎之先生的潜台词是,中国人在思想观念与行为方式上,离现代公民还有很大的距离。正是在教育的这个基本目标上,鲁迅的价值超过了他的许多同代人。有人写文章,说鲁迅弘扬了传统文化,这是对鲁迅的误读。恰恰相反,鲁迅是因为对传统文化决绝与彻底的否定,才达到了思想上前所未有的高度,而这个高度的鲜明表现,就是他的“立人”思想。鲁迅一生主张“立人”,他所“立”的,就是独立的人格,自由的思想,张扬的个性,文化的尊严。鲁迅的伟大在于思想,不朽在于精神,他作品中关于“人”的构想,才是其作品的人文价值的核心。

这也应该是鲁迅作品教学的核心价值。

 

                                                       鲁迅不会远去

 基于上述认识,我觉得目前选入教材的鲁迅作品,有避重就轻的嫌疑。像《狂人日记》《阿Q正传》以及杂文《春末闲谈》《灯下漫笔》 之类的代表作,少有入选。高中阶段不读这些作品,相当一部分人这辈子就不会再去读了。但没有这些作品,你怎么敢说你读了鲁迅呢?如果将鲁迅作品定位于人文与思想的启迪,那么,这些作品的缺席显然是不合理的。

 也有人因为担心读不懂鲁迅而回避鲁迅作品的教学。客观地说,学生与鲁迅作品之间有隔膜,这里有时代的原因,有文化的差异,甚至还有来自语言上的障碍。但是,这构不成排拒鲁迅的理由。教材保持适当的难度是必要的,只有不断刺激学生探索的欲望,才能激发出源源不断的学习兴趣。反观现行教材,课文缺乏必要的难度、深度与梯度,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学生学习的兴趣。不妨以高中语文为例。每个学期4个单元的现代文,共计16篇文章,其中8篇是精讲课文,而这些课文中不乏“一览无余”之流。一个以汉语为母语并且接受了十几年汉语教育的高中生,一个学期只需读这么点文章,显然是不够的。阅读量不足,阅读材料的内涵不足,天天低水平反复,削弱了学生对阅读的需求。如果在教材中保持一定比例的鲁迅作品,我想至少能从阅读材料的内涵上保持较高的品位。其实,从一线教师的实践经验看,一个单元只要有了鲁迅作品,这个单元的分量就会不同,而学生的重视程度也会不一样。

 一千个观众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但哈姆雷特毕竟不是哈利波特。鲁迅作品在教学中可实现的功能是多样的,可以作为现代小说、杂文的典范,可以作为现代语言的典范,还可以作为写作技法的典范,等等,不一而足。但鲁迅不可替代的价值,还是在于他的思想与精神。语文教学特别是高中语文教学,应该更关注学生的文化与心理建构,关注学生思想与精神的建设,因此,没有必要纠结于鲁迅表达上的技法和个别词句的内涵,这样低劣的作法已经成了笑话。向学生呈现一个思想者的鲁迅,一个创造者的鲁迅,比背诵几句鲁迅名言学几个鲁迅式的表达,不知要强多少倍。

几年前,我在部分学生中开设过鲁迅的选修课。我的想法,是希望发现和培养几个对鲁迅感兴趣的人。我的感觉,当代学生与鲁迅之间的隔膜并不像我们想象的那样大。如果教学者能在学生与鲁迅之间架起一座桥梁,学生是能走近鲁迅的。《狂人日记》的难度众所周知,怎样能让学生理解一个“狂人”对“吃人”的“礼教社会”的揭露呢?如果不能让学生理解“狂人”的“清醒”,那么,理解鲁迅的用意是很难的。于是,我给学生开了一个讲座,题目就叫“中国历史上的狂人”。嵇康被视为狂人,因为他“越名教而任自然”的习性与言行,在“正人君子”们看来是不可理喻的;李贽被视为狂人,因为他大逆不道的思想和不合流俗的行为,在卫道者们的眼中是疯狂的;章太炎被叫做“章疯子”,因为他尖锐的学识和清醒的头脑,在保守者和平庸者的眼中是怪诞的。但是,这些被目为疯子的人,却是历史上清醒的思想者和批判者。《狂人日记》中的狂人,一旦进入迷狂状态,对礼教社会的揭露就入木三分;而一旦恢复常态,立刻变成了名利之徒。鲁迅的用意很明显:狂人之“狂”,正在于他的“清醒”。

为了一篇文章做那么多的铺垫,在我的教学生涯中是少有的。但是值得。与巨人对话,那种精神的愉悦是难以形容的。我和学生未必走进了鲁迅,但思想的火花和智慧的启迪,已经是一件让人欣喜的事情。

鲁迅不应该远去。我坚信,鲁迅也不会远去。

 

  评论这张
 
阅读(186)|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