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弱水之饮一瓢

余党绪的博客

 
 
 

日志

 
 

肝胆义士:王洪庆  

2011-09-15 14:38: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经常想到王洪庆老师。
       老王退休好几年了。退休后,他很少回学校。他奉行自己的原则,退就退了,不要再来打扰。其实,好多人都很想念老王,老王是个能让人快乐的人。我几次电话给他,邀请他来喝喝茶,聊聊天。老王不来。偶尔来学校办点事,也是来了就走。老王是个有性格的人,我喜欢。
      老王从来不觉得自己重要。他觉得世界缺了谁都一样。这个道理很简单,但有的人似乎不明白,以为缺了自己地球真就不转了。老王呢,很潇洒,很从容,很散漫,但也很较真,老王的可爱就在这里,他觉得人活在世上,应该做个真人,不要假模假式,装腔作势,自个儿把自个儿当圣人;说说真话,不能有话不说将自己闷死。这样的老王,他越觉得自己不重要,大家越觉得他重要。我就是这样想的。
       老王年龄比我大好多,但我们之间少有客套和虚饰。他喜欢到我办公室聊天,一阵子天南海北地,慷慨激昂,粪土当年万户侯,动情处指手画脚,甚是可爱。我对老王的观点多赞同,赞同的便随声附和。偶有不同意见,就毫不客气打断他的话头,也是一阵慷慨陈词。老王不生气,只要我说的在理,总是安静听着。听完了还不忘赞扬一番,让我得意一下。老王的赞扬是真诚的,他能接受不同的意见,他对人的肯定是发自内心的。我们不谈家长里短,不涉左邻右舍,不讲领导同事,我们谈人性,谈历史,谈论教育,谈论语文教学。偶尔也谈谈国事。老王说,说话让人开心,争论让人快乐。人活着就要说话,话都不说还活着干吗?他说我们说说话碍不着国家,碍不着社会,不妨害他人,寻寻开心而已,有什么好忌讳的?所以,我们说话的时候特别放纵,特别驰骋。如今,好多同事都还记得他那爽朗的无所顾忌的大笑声,那笑声确是很感人。
      有一年老王做高三年级组长。一天他突发奇想,说咱们高一高二的学生都能到南京杭州玩儿上一个星期,高三的学生那么苦,为什么不能出去走走?我以为老王只是说说而已。没想到,老王真是找到校长,鼓动自己的三寸不乱之舌,将校长拿下,同意放高三一天假。那天我们去了孙桥农业示范园和外高桥深水港。久困教室的学生像放风一样,兴奋异常。一天假在外人看来不算什么,可对于处在迎战状态的高三学生来说,放这个假却是需要十分勇气的。畸形的教育竞争,让每个人的心态都不太正常了。这样的事情只有老王干过,也只有老王敢干,能干。我的记忆中,附中的历史上只有这么一次,真是前无古人后
无来者了。肝胆义士:王洪庆 - 远方  - 弱水之饮一瓢
 
       老王下过乡,当过知青,做过赤脚医生,但干得最长的活儿,还是教语文。几十年教下来,他没把自己教成个老朽。他依然保持着强烈的怀疑与批判精神,他不安分守己,总想着法儿改善一下。这让我很佩服。有些人教了点年头儿,就自以为桃李满天下了,是个权威了,失去了反思批判的意识与能力,死命地维护自己习惯的那一套,这是很可笑的。语文教学就是个一般性的活儿,又不是造原子弹,有什么好神神道道的呢?老王是个老教师,但从不好为人师。受他的影响,我也经常提醒自己,不要因自恋给世人留下笑柄。人难免自恋,稍不留神,就会自我膨胀。老王心态很年轻,这使得我们可以平等的讨论一些实际问题。
           有一阵子老王和我讨论语文教改问题。语文组的于祥也经常参与。老于是老王的大学同学,大家在一起无拘无束,许多想法和办法就在闲谈中形成了。老王很有创意,在反复的谈论中想法也比较成形了。后来我们搞了个方案,提出少搞点千刀万剐式的课文分析,多些感悟领悟式的阅读,比如开设“经典精读”课程;在阅读教学内容上,不妨引导学生读些有难度的文章,并尝试撰写长篇研究报告,以此整合知识以形成相应的能力;提出文言文教学中的核心知识问题,等等。我们把这个方案交给当时的校长张正之,张校长和我们交谈了几次,觉得可行,打算开展实验。方案遭到了一些反对,有些反对还很激烈,话也说得比较难听,但在张校长的支持下,我们还是开始了实验。现在回头看看,不能说这个方案多么多么完美,但走出这一步,确是不容易。事实也证明,这些改革产生了许多积极的效应。我知道,王洪庆的个人魅力在其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他据理力争,敢于碰撞,敢于挑战,这样的性格推着我和一帮有想法的年轻教师一起往前走。2007年届是我们实验的第一届学生,高考之前老王说,只要咱们想的有理,做的扎实,其他的还担心什么?那时他是教研组长,他说万一考坏了由他顶着。后来我们考了个全市第8名,在附中历史上也算是奇迹了,皆大欢喜。当大家恭喜的时候,我没多说什么。我知道,考试的事情很难讲,咱们不能成者王侯败者寇。即便考砸了,也不能说我们的改革方案就一文不值。不过,老王咱们是应该感谢的。我知道,如果考砸了,也只有洪庆能站出来为我们说几句公道话。
        老王看问题站得很高,立意超越于凡俗。他看语文教学,非常关注“人”的发展。对那些咬文嚼字过分纠缠于细枝末节,或者过分关注教学技巧连个起承转合都要斤斤计较的所谓教学艺术,很为不屑。他的多数观点我都很赞成。比如他觉得高中写作教学应该注意培养学生的理性精神和逻辑思维能力;写作的过程应该是一个创作和创造的过程,应该培养学生的企划能力与创新精神;传统文化的教学应该服从于现代人格的培养,等等。我喜欢写作,这些观点我都在我的文章里表达过了。我知道,这些观点的形成,其实与老王的点拨有关,与当年我们的争论有关。正是那些无所顾忌的争论,让我去思考,去探索,才形成了我自己的相对稳定的一些看法。感谢老王!
         老王很随性,说话不看别人眼色,也不大在意场合。褒贬人物不看对方身份与地位,对名利之徒敬而远之,对自以为是的人不加掩饰地鄙夷。他身上有一股子凛然正气,所以尽管老王说话直截了当,但从没有人认为他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私心。相反,他的坦荡让他十分自然成了气场的中心。在偌大的办公室里,常能听到他高昂的声音。说实话,这是沉闷的办公室里让人清新的一扇窗。
        老王常常让我想起过去的那些肝胆义士。能与老王共事,是我职业生涯的一大乐事。能与老王在一起做成几件事,更是我的幸运。
       老王在语文组的活动中,说过几句让人动容的话,我记得很清楚。他说:
                       在中国,最好的地方是上海;
                       在上海,最好的地方是漕河泾;
                       在漕河泾,最好的地方是上海师大附中;
                       在上海师大附中,最好的地方是三楼朝北的那间办公室。
       老王说的那间办公室,就是语文组。
       老王是个地道的上海人,家住淮海路。他工作了大半辈子的地方就是漕河泾,就是师大附中的语文组。 
         
       
       
       
       

  评论这张
 
阅读(214)|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