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弱水之饮一瓢

余党绪的博客

 
 
 

日志

 
 

余党绪:网络时代的道德审判  

2012-11-11 00:53: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道德审判算是中国的国粹吧,不独在位者善于利用道德的胡萝卜和大棒来玩弄天下,就是市井小民也学会了在唾沫中炫耀莫名其妙的道德洁癖,以此来谋取实际的或者虚妄的利益。用道德——而非仅仅依仗武力——来实现邪恶的目的,对于专制者来说,是治理手腕上的升级换代,而对于民族来说,却是文化上不折不扣的堕落,因为它不仅玩弄了政治,政治从此阴险了;而同时也强奸了道德,道德从此虚伪了。

       鲁迅打过一个比方,说苍蝇吮血之前总要嗡嗡叫上一通,为自己的无耻辩护,这个刻骨的画像,将披着道德外衣的屠戮行径刻画得栩栩如生。秦始皇杀人如麻,据说咸阳城里每天砍下的头剔掉的骨头挖下的眼珠剥下的皮要一车一车往外拉,其恐怖叫人不寒而栗。因为这个缘故,我向来厌恶始皇大帝,尽管毛主席很推崇他,尽管郭沫若很推崇他,尽管我们的历史教科书将其推崇为一统天下第一人。不过客观一下,始皇帝这个屠夫倒也干脆,杀人就是杀人。他杀人不眨眼,杀人不找借口,他不伪善。另一个皇帝叫雍正,他杀人就很讲究艺术了。中国人讲究气节,所谓“士可杀而不可辱”,士人们一向标榜尊严至上,而将生死置之度外。雍正深谙其道,所以他吝于杀戮,而滥于羞辱。用的什么武器?就是道德名教。他不杀你,叫你“虽腆颜而生,更甚于正法而死”,叫你厚着脸皮活在人间,叫你生不如死。雍正折腾钱名世,那真是挖空心思。赐给钱一块大匾额,亲自书写“名教罪人”四个大字,责令其挂在门上;又责令大小官员,人人上阵,写所谓的“刺恶诗”开展大批判,还把这些奉命而作、内容充满了嬉笑怒骂、冷嘲热讽、尖酸刻薄的“成果”集结成书。与秦始皇比,雍正的“高明”显而易见。莫言在《檀香刑》中写古代的凌迟酷刑,那不是杀人,那是一种杀人艺术的竞技比赛。手握生死大权的雍正,玩老鼠一样的玩弄读书人,其手段堪称艺术经典。江山代有才人出,雍正爷爷的艺术不断发扬光大,到了文革就登峰造极了。

          屠刀下的冤鬼叫人怜悯,而在道德声讨中倒下的“败类”即便死了,也博不到丝毫同情。这就是雍正艺术的效果——杀人不见血,秦始皇确实不能与他相提并论。秦始皇的杀人是灭绝生命,雍正的杀人则是灭绝人性,因为人性最宝贵的因素便是尊严与人格,这是比生命更为重要的东西。失去了尊严与人格的生灵,岂不是行尸走肉?名教杀人,道德杀人,从精神上让读书人彻底失去了曾经无比珍视的面子,从此后知识分子阳痿了。

        不过,中国人道德审判的癖好常常被各种主客观因素所局限和束缚,导致审判的天才不能自由的发挥,也不能恰如其分的发挥其效能。饱暖思淫欲,倘若吃不饱穿不暖,自家门前雪尚且打扫不净,自然也就不会理睬别家的瓦上霜了。再比如传播手段的拙劣,常常把道德家们的义愤憋在自己的肚子里。到了网络时代,一切就不一样了。能玩网络的人自然温饱不成问题,而网络的便捷与低廉,也让哪怕最邋遢不堪最猥琐不堪的怂货们有了说话的可能。我看网络上的跟帖喜欢用一个词组“鉴定完毕”,想一想很有意思。表哥杨达才的事情一出来,贪官污吏的骂声便风起云涌,跟帖中不乏“贪官一个,鉴定完毕”。谁在做鉴定?道德家们。遗憾的是,网络上曝光的多数官员,最后都被证明存在贪腐问题,这样的结果激励更多的网友用更为绝对的态度和更为绝对的言辞”鉴定完毕”——开放的网络与漏洞百出的官场互相合谋,让中国人沉醉不已的道德审判更为疯狂。遇事不问是非,不问真假,先做善恶判断,已经成了多数网民的表达习惯。韩寒与方舟子的争辩谁有理姑且不论,挺韩的人见了方舟子就骂变态,挺方的人一见韩寒就骂他愚弄读者。是非曲直究竟是什么似乎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一个简单而鲜明的道德选择。王石离婚了,人家老婆还没说话,无数人已经开始声讨王石和小三了。在宏伟的道德喧嚣和合唱中,我们享受着法国大革命似的的群众集会的狂欢,享受着文化放大革命似的的红卫兵激情,而事实真相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在群众的狂欢中,没有少掉我的声音。

         北大校长周其凤是很有意思的人物。当初的化学歌到后来的关于北大培养了多少亿万富翁的炫耀,都曾经是个话题。因为他是校长,是北大校长。最近的热闹是他回家省亲,跪了老娘一回,结果搞大了。据说周校长带着众多美女,带着众多媒体,回家看了一回被扔在老家的年迈的老娘。于是,骂声来了,汹涌入海,气势如涛。骂他作秀的包括李开复这样的知名人物。我喜读鲁迅,鲁迅说他一向不惮用最坏的心思来揣摩国人的阴暗。这个逻辑我屡试不爽——我猜想在咒骂周其凤的人群中,一定不乏违法犯罪者,不乏德行亏损者,不乏心理邪恶者,甚至不乏不尽孝道者,但也许这帮人骂得最为义正词严。我的一位学员将“周其凤事件”的前前后后给我看了,我才发现了周其凤的委屈。周回乡向母亲拜寿是实,但是“带着一干人等,还有专业摄影、摄像跟随”完全有误。随周回乡的是他的妻子、女儿、外甥等亲人。没有北京大学的同事、下属。所谓大操大办,只不过是乡亲们按照乡俗,为老人家办了几桌酒席而已。参加祝寿的是一些乡亲,周其凤本人的客人并不多。所谓“专业摄影、摄像”就是周家老四的几个爱好摄影、摄像的朋友,并没有惊动任何报社、电视台的人。有一位朋友,未经周家任何人同意,一时感动在浏阳论坛贴出了周跪在母亲前面的照片,后来网上纷纷转载(均未获得作者同意)。这就是所谓的“新闻见诸于报端”。跪拜的经过则是,浏阳乡下有晚辈向长辈跪下拜寿的习俗,但是周家没有安排拜寿。那天午餐后,大家坐在周家门前的地坪里看视频,视频里面有一些周家的老照片。坐在周母旁边的是她的弟弟和她的孙女、侄孙女。因为有太阳,所以有人戴了墨镜。周其凤坐在离母亲比较远的位置。开始时都很轻松。当看到视频里面再现周母为养育一家子去挑树皮的桥梁、山道时,特别是周母说:“有困难就回家来,妈妈还在。”全场感动,大家鼓掌。周其凤突然情绪失控,跪到母亲前面,母子俩抱在一起泪流满面。周母曾经在北京住过三年,因不适应应城市生活回来了。细细看了这些材料,我真的很为李开复惭愧,虽然后来道了歉,可是他对周其凤的伤害能弥补吗?你开口之前为什么不用用你的脑子?偏听偏信脑子被驴给踢了吗?有个说法,你有几十万的微博粉丝,你就相当于《解放日报》了。包括李开复这样的微博达人,想没有想过你们或许在助纣为虐?

         网络时代让我们的道德审判欲得到了恣肆的舞台。唾沫能淹死一个人,很多人在淹死人的戏剧中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唾沫包含了多少细菌。个人的声音是微弱的,而一旦成了合唱,其威力足以杀死世界上任何一个人。周作人曾将庸众的力量比作小河,小河一旦泛滥,其洪流的威力不亚于江海。人都是微小的,单独作恶常常胆战心惊,而一旦加入庸众的合唱,或者以隐身匿名的方式参与,在安全感的笼罩下,便获得了一种社会心理学家称之为“广场心理”的暗示与激励,于是他为所欲为肆无忌惮了,而且在其中能享受到聚合的幸福感与成就感,团伙犯罪是如此,红卫兵们的疯狂也是如此吧。网络给我们提供了这样的舞台和可能性——网络时代的道德审判,不过是新瓶装旧酒罢了,装的依然是古老的货色,是沉渣。

 

     

       

     

  评论这张
 
阅读(86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