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弱水之饮一瓢

余党绪的博客

 
 
 

日志

 
 

丽娃河  

2012-11-03 18:48: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华东师大有条河,某种意义上或许比学校本身更有名。我在华东师大读研的时候,有一次作协假座中文系开会,记得当时有条标语,写的是“沪上文坛,半壁江山”。据说上海知名作家,多是出自华师大。与会的几位作家都不约而同开玩笑,说华师大所以有灵气,在于她有一条河。这就是丽娃河。

        丽娃河的名字源自一个凄美的故事。据说这里曾是上海开埠以来的第一座郊野度假村,往来的多是富裕阔绰的欧美侨民,后来成了一位流浪白俄贵族的家。这位贵族有一个漂亮的女儿,名叫丽娃。丽娃爱上了一位中国小伙子,一位穷书生,却遭到父亲的极力阻挠。最后,在一个下雨的春夜,她跳进了这条河里。故事凄美,感人,可人名滥俗,故事也老套。不过,成了一条河的名字,河就因此鲜亮起来了。

        93年入校的时候,迫不及待地去看这条河。从宿舍的南端走到北端,才发现,这哪里是什么河?不过是一个长条状的湖而已。河应该是流动的,而丽娃河是封闭的,这让我有些失望。七八月的丽娃河,几乎看不见河水,满满荡荡都是水葫芦,不留心还以为是一条花径呢。而且臭,那股味,弥散着周边的楼舍里。当时住在研一3楼,一阵风过,宿舍里满是水葫芦的尸味。

      在那间小小的宿舍住了三年,也伴随了丽娃三年。春天的杨柳对着丽娃搔首弄姿,冬天的枯树伴着丽娃瑟瑟发抖。夏天和秋天,丽娃基本上就是水葫芦的天下了。丽娃就这样在那里,每天经过,我也没有在美女的幽灵前停下匆匆的脚步。偶尔在河边发发呆,也是在想自己的心事,全不在意河的姿容。一晃三年过去了。走了。

      今天去师大做硕士生的论文答辩。结束后还早,信步到河边转了一圈。没了水葫芦,倒是清净了许多。河还是原先那条河,人已经不是原先那个人了。当年那个意气风发的青年,如今已经随风而逝,迷乱中看到的也只是一个恍惚的背影。连背影也恍惚了。时序转化,流年抛掷。依然是匆匆走过的人群,脸上大都写着焦虑。静静流淌的河,也不能留住过往。唉,每个人都是这个世界的过客。丽娃永在,你我长流。

       不由得想起了丽娃的好多故事,故事因为时间反而清晰了。丽娃河注定是一条风流的河。首先想到的,便是那些为情所困自沉丽娃的情侣们。想一想,死是一件悲伤的事;如果为情而死,这死是不是就少了几分冰凉?谈论死是残酷的,可是那些选择丽娃自沉的情侣们,或许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依然是幸福的,至少是满足的。在校的时候,就听说为了防止有人跳河,保安的巡逻总是高密度高频次的。晚上,丽娃河黑沉沉的一大片,便成了情侣们撒野的好地方。扫兴的是,保安们不时拿着手电筒在河两岸射来射去,驱赶一对一对野鸳鸯。同宿舍正在热恋的哥们儿就被骚扰过,回来便大骂棒打鸳鸯的保安。不知多年以后,这些在丽娃河边打过游击的情侣们,会怎样记忆当年的扫兴与尴尬。要是我,一定温馨甜美啊。

       丽娃河是恋爱的天堂,特别是下雨或者阳光很强烈的时候。一柄雨伞,或一柄阳,撑在那里,伞下伸出四条腿。路过的人都很体谅,静静的绕道而过。毕竟这里是斯文之地,可以让生命撒野,但不能搅扰他人的迷梦。伞下的人和路过的人,都保持了一份体面,一份神秘。丽娃河边走出的诗人,是否也被这样的场景激发了灵感?

      在丽娃河走了一圈,不由得添了好多失落……或许是怀念那些茂盛葱郁的水葫芦。或许。

     

  评论这张
 
阅读(119)|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