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弱水之饮一瓢

余党绪的博客

 
 
 

日志

 
 

一个男人被那么来了一下子,还要人家不怒,陶庵你也太扯淡了  

2012-05-18 14:34: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近读归有光的《陶庵记》,一开头就被归老先生搞得很堵。司马迁的遭遇人人皆知,一个男人被那么来了一下子,你还责怪人家不够“平其心志、怡其性情”,陶庵先生你也太扯淡了。

        一个人要平和冲淡,这没错;君子之处世,也“不当以地时之所遭,而身与之迁徙上下”。但问题是司马迁遭受的屈辱暴虐是什么样的呢?生不得,死不得,绝门断户,这样的待遇给你归有光,你能保持平和吗?归先生还不太恭敬的写道:“何至如闾巷小夫,一不快志,悲怨憔悴之意动于眉眦之间哉?”以如此轻佻的笔墨写司马迁的遭遇,只能说这位古人为了写篇文章,已到了完全不顾事实的地步了。

      我之所以很讨厌过去的一干文人的东西,很重要的就在于缺乏活人气息,说的都是正确的糊涂话,看起来既道德,又高雅,实质上却是一派胡言。《陶庵记》要彰显自己学陶的志向,这没错。你把陶渊明捧到天上,也无可厚非。但为什么一定要以贬低司马迁来凸显陶渊明呢?要是陶渊明先生也被人给“宫”了,不知他还能否“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记得龙应台有一篇文章叫《中国人,你为什么不生气》,读了颇为解气。鲁迅先生塑造了阿Q,批评无原则、无是非、无底线的活命哲学。所谓平和冲淡,也该有个底线。无原则的要人平和,其实是另一种无赖哲学。

       归先生的佳作,不过如此。

  评论这张
 
阅读(7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