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弱水之饮一瓢

余党绪的博客

 
 
 

日志

 
 

余党绪:诗意老头儿孙绍振  

2012-10-11 18:47:1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孙绍振老师我见过多次,但多是远观或者仰视。远观是怪自己,无论什么会,我都喜欢猫在角落里;仰视则缘于孙老师,孙老师是学界大腕儿,他是焦点,他是主席。远观,看不清楚焦点,所以孙老师的年龄,我一直没有概念;仰视,又易走样,所以孙老师给我的印象,就是脑门上的那一缕长发。今天第一次与先生面对面,终于看清楚了,看真切了。孙老师年过古稀,面相上有了几分祖母的气度;而那一缕长发,确可作为孙先生的特征,依然很飘逸的缠绕在脑门上。

余党绪:诗意老头儿孙绍振 - 多余的余 - 弱水之饮一瓢

 

余党绪:诗意老头儿孙绍振 - 多余的余 - 弱水之饮一瓢

 

余党绪:诗意老头儿孙绍振 - 多余的余 - 弱水之饮一瓢

 

余党绪:诗意老头儿孙绍振 - 多余的余 - 弱水之饮一瓢

 

余党绪:诗意老头儿孙绍振 - 多余的余 - 弱水之饮一瓢

 

      多年前偶然读了一篇文章,关于《故都的秋》的,惊异于那细腻得惊人的体验和同样细腻得惊人的笔触,却发现原来是孙绍振先生写的。对孙先生我并不陌生,孙先生在文艺理论和诗歌研究领域的影响早已声名远播,当年做学术美梦的时候,孙先生是我的偶像。不过对于他在文本解读上的绝活儿,还是未曾多留意。兴奋之余,我给好多同事和朋友推荐这篇佳作,后来在“万字时文”的阅读实验中,还将此文推荐给我的学生。不夸张的说,这篇文章对我的文本解读理念造成了深刻的冲击。以后,但凡有孙先生的文字,我都会用心阅读一番,却发现孙先生越来越关注中学的语文教学了。

      以大学教授的身份参与中学的语文教改,人数众多。我将这个群体粗粗分为三个类型。一是旁观型,如复旦大学的王德峰教授,作为知名的人文学者,对语文教学提出了很多新颖而中肯的见解,发人深思。至今还觉得他在黄玉峰老师教育思想研讨会上的发言,确有超越行内人士的远见卓识。第二种,是以王荣生为代表的一批以语文教育为专业的课程教学专家。他们吃的也是语文教育这碗饭,但与中学教师相比,他们的立足点不同,学术背景不同,思考问题的出发点和方式也不同,他们以专业的方式贡献于语文教改。王德峰们站得远也站得高,但也离得远,宏观上深刻,而微观上就不够深切了。王荣生们近距离观察和研究课堂、研究教师,确实给语文教育带来一股新风,也给语文教学平添了很多学术的色彩与内涵。当然,这其中也不乏在大学混的比较乏味跑中学来当指导的,这样的参与就是些隔靴搔痒上下不着调儿的了。

         第三类人介于前两者之间,我更愿意称之为语文教育的“游侠”,以钱理群先生和孙绍振先生为代表。他们不是旁观,而是直接参与。钱先生在南京师大附中开设关于鲁迅的选修课,孙先生也经常给学生开设讲座。即便是这样,他们还是与课堂保持着一定的距离。恰恰是这个距离,使得他们能够超越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让他们在评头论足的时候多了几分优游与率直,却又能切中时弊,直抵痛痒。不久前《南方周末》发表了《钱理群告别教育》的长文,我当时很吃惊。一向以“理想主义斗士”形象出现的钱先生,怎么会以如此的方式告别教育?后来想一想,也就明白了。钱先生实际上是个“游侠”。来的时候势头凶猛,告别的时候也多了几分断然。

        与钱理群先生相比,孙绍振先生更像个富有激情的诗人。孙先生更多的生活在自己的内心世界里。吃饭的时候,我照例说几句客套话,发现老头儿基本没反应。一旦讲起他自己的话题,则是滔滔不绝,旁若无人。孙先生对《荷塘月色》《故都的秋》《红楼梦》以及鲁迅作品的解读,也尽显诗人的本色。他感慨于贾宝玉的爱,却导致宝黛钗三个美好的人都遭了厄运;对朱自清先生父子间复杂的爱,他长吁短叹;对于朱自清留恋、纠结于自由与责任,他也是感喟不已。连声说,爱是隔膜的,爱是痛苦的,爱是折磨人的,爱是会死人的……确实,人们都渴望爱,希望被爱,也在追求着爱,可是真正的爱总是刻骨铭心伤筋动骨的,注定伴随着深刻的痛苦,伴随着无尽的纠结。孙先生痛心疾首的批判横行于世几十年的机械唯物主义和狭隘的功利主义,其思想的基调与本色也是情感,唯有高扬情感的人才能有如此般的赤子情怀。一旦以情感的眼睛来看待世界,审视世人,打量宇宙,他在本质上就是个诗人了。何况孙先生本身也是个诗人。

        我说孙老师您是个诗意的老头儿,老头儿说:当然,我是写过诗哩。

        高校教授给予我们的,最好是思想资源和学术支持,而具体的行动还是应该多尊重中学老师自己的探索。孙老师在语文教育的田地里,潇洒的走了一回,却给我们留下太多太多的财富。

        补记: 2014年12月21日,孙绍振先生应邀在上海师大附中做了两个小时的讲座,讲座中提到了《祝福》的理解。想起了多年前我设计的一节课,题目就叫“谁是凶手”,寻找杀害祥林嫂的凶手。这个凶手是谁呢?似乎谁都是谁都不是。我的理解,那就是一种文化以及文化内在的矛盾。当时被人给否定了。要是早遇孙老师,或许我的“侦缉凶手”的工作会做得更好。

       

 

     

      

  评论这张
 
阅读(690)|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