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弱水之饮一瓢

余党绪的博客

 
 
 

日志

 
 

最悲怆的生命——陈子昂《登幽州台歌》【余党绪】  

2012-10-15 07:10:5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写作背景

公元696年,武则天临朝已有5年,边关战事一直未有停歇。这一年,东北的契丹人南下,威逼幽州。富豪出身的进士陈子昂,怀揣建功立业、光宗耀祖的雄心壮志,正在前线军中担任幕僚。军情危机,他焦虑不安;主帅武攸宜乃武则天侄子,无能且为人轻率,更让陈子昂心急如焚。陈子昂一向心气很高,而且直言敢谏,终于惹恼了这位皇亲国戚,被贬为军曹。这一天,陈子昂怀着孤愤的心情,登上了远近闻名的幽州台。

幽州台,“蓟北楼,也有称“燕台”,是燕昭王所建的黄金台。修建黄金台用于招纳贤才,因燕昭王将黄金置于其上而得名。其师郭隗,就是那位讲述“千金市骨”的燕王客卿,成为燕昭王用黄金台招纳的第一位贤才。陈子昂临风而立,举目远眺,怀想先贤们的功业,哀伤自己的际遇,感喟人生的渺小,悲叹生命的易逝。于是,有了这首流传千古的《登幽州台歌》。

最悲怆的生命

古人向有登高怀远的遗风。登上幽州台,联想与想象自然由此展开。幽州台是古代招募贤才的地方,贤明之君与英俊之才,往往一遇而成千古。燕昭王与郭隗、刘备与诸葛亮、李世民与魏征,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这样的珠联璧合,不知羡煞了多少怀才不遇的人!当年的屈原,自比为林中的鲜花与绝世的美人,哀叹的不就是自己有如花的高洁和耀眼的才干,却没有人欣赏与任用吗?想一想英明的燕昭王,陈子昂不禁要感叹自己生不逢时了。历史上的那些知音是错过了,未来的那些圣君贤相呢?生命苦短,每个人都是人间的匆匆过客,步入中年的陈子昂更能深切的体验到生命的流逝。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每个人在时间上都是如此局促与尴尬,

在空间上呢?宇宙苍茫,天地悠悠,纵然你拥有再多的土地与权势,在空间上,依然是沧海之一粟。为什么“独怆然而涕下”?因为,陈子昂从时间与空间上理解了生命的这种悲剧性。

《登幽州台歌》从具体的感伤出发,却揭示了生命的一个冰冷与残酷的事实:悲剧性,因为每个生命在最终的意义上,都将无可挽回的走向时间上的终结,走向空间上的消亡。死亡,是每个人的宿命,而且是只能由自己来承担与体验的宿命。这就是悲剧的根源。我欣赏李白,可李白与我已生死离别上千年;我渴慕曼德拉,可他远在地球的另一端,我无缘与他对话。有的时候,甚至擦肩而过的遗憾,一生也再难有弥补的机会。一切的蹉跎,一切的忧伤,归根到底,源于生命的短促与脆弱啊。

最悲怆的生命,因为生命是一个走向死亡的过程。在那里,一切都将归于永恒的寂静。在死亡面前。一切都是那么渺小。

思想家帕斯卡尔说,如果我们想在空间与空间上囊括宇宙,其结果必然是宇宙囊括了我们,让我们变得渺小。由此他提出,人要超越时间与空间上的焦虑,必须确立尊严在于思想的观念。

但是,生命的悲剧感也是人类尊严的源泉。设想,如若我们的生命不是这样,陈子昂哪会有那么深刻的悲怆?

   

  评论这张
 
阅读(116)|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