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弱水之饮一瓢

余党绪的博客

 
 
 

日志

 
 

用诗意去对抗时时侵袭我们的麻木 余党绪  

2013-12-02 12:09: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我的心目中,好诗的标准很简单。概括的讲,就是在陌生化的语言与形式中,表达人类共通性的感觉或者感情。除了一些实验性的诗歌创作,我觉得,这应该是我们在教学中判断诗歌的艺术价值与高度的基本标准。

语言的陌生化,是诗歌语言的基本特征。诗,就是要通过一些特殊的语言处理,将其“有意味的表达”与日常的、凡俗的表达疏离开来,通过陌生化的效果激发读者的新奇感和想象力,与诗人一起构建诗歌的意义。

语言形式的陌生化,从特定意义看,虽然也具有本体的价值,但对于一首好诗,还是不够的,因为在内容上,它还必须具备情感或感触的穿透性。什么是穿透性?就是它所表达的那一瞬间的感受和感觉,它所传达的那些个体的感悟与感情,能够穿透时间、空间和文化的藩篱,最大限度的突破日常碎碎的生活在人们感觉上留下的障碍,突击到读者心灵最细腻的深处。遗憾的是,在我们的诗歌教学中,有时候我们做的正好相反。比如毛泽东的《沁园春·长沙》,很多教师只看到毛泽东作为革命领袖超越凡俗的一面,只强调他志存高远胸怀天下的一面,而其诗人的身份却被严重淡化甚至忽略了。结果,将诗人弄得高高在上,不食人间烟火。这样的教学,只能是严恭静正的仰视和亦步亦趋的粉饰。其实,该词写于1925年,即便是作为革命领袖,此刻此际的毛泽东也与后来的领袖不可同日而语。就比如词中的“怅寥廓”一句,这个“怅”字本来很有揣摩的价值,但教材下面专门注释作了注释:“原意是失意,这里用来表达由深思而引发激昂慷慨的心绪”,结果想象的空间被严重挤压了。当然,并不是说这个注释就一定不好,但显然,这个注释束缚了读者的想象与探究。难道领袖不能惆怅吗?难道领袖不能失意吗?

在我看来,《沁园春 长沙》的意义,正在于作为一个凡人的毛泽东,能抛弃凡俗庸常的人生得失,传达出意气风发的精神状态和以天下为己任的宏大志向。而可贵之处正在于,这样的志向并非领袖所独有,这是每一个人都曾经的梦想,在人生的某个阶段,人们都曾有过如此狂放恢弘的期许。作为一个伟大的诗人,毛泽东将这种人人皆有并体验过、但因为种种原因忘记了淡漠了的梦想传达出来,激起了读者的共鸣,唤醒了沉睡的梦想,这才是诗人毛泽东的魅力之所在。而更让读者敬服的,他不仅在诗歌中传达了这样的志向,而且还在艰苦卓绝的实践中追求这个梦想。

越能穿越人心的障碍,便越能促进人性的联通,便越具有超越性,便越可能成为经典。

以这样的眼光来看待兰老师的教学,无疑是抓住了诗歌阅读的关键。此诗的关键在于“枫树”的意象分析,“枫树”既是在语言与形式上间离读者日常体验的意象,也是内容上冲击读者情感的关键。兰老师重点分析“枫树”的意象内涵。“文革”期间,精神和肉体饱受奴役的牛汉,与一棵挺拔的枫树相依为命,这棵枫树既是他的苦难与思索的见证者,也是与其生命互文并见的知音与导师。所以,当这棵枫树在秋天的一个早晨被伐倒,牛汉的眼泪是多重意义的。这哭声,是为枫树,为自己,为那些苦难的人们,为生命,为时代。枫树是受难者的形象,也是站立者和反抗者的形象,它有高贵的尊严,其生命的“芬芳”、“清香”,足以证明生命本身的力量。

时代的苦难,心灵的悲哀,精神的伤痕,苦难中的呐喊,这一切人类在苦难与罪恶中的共同体验,都在“枫树”的绰约风姿之中。在教学中,兰老师围绕语言的超常规性、陌生性、跳跃性来展开,从诗歌中的“清香∕阴冷”、“芬芳∕使人悲伤”等陌生化的词语组织中,品析诗人内心的阴郁、悲哀、恐惧、愤慨等情感。词语组合和意象编织是新鲜的,但这深重的生命体验却是超越时空的。这不仅是一代人的苦难,也是人类精神受难的“牛汉式”象征。

在教学中,我注意到兰老师对语词的细微和独到的把握,一切感受和推论都是那么“具体”,这一点十分可贵。应该承认,我们的诗歌阅读教学存在着严重的概念化和公式化倾向,学生更关注诗歌写作的时代背景与诗人的生平行状,换句话说,只要知晓了某个诗人的“盖棺定论”,就可据此演绎出该诗人的每一首具体诗作的内涵,凡李白必然怀才不遇,凡杜甫都是忧国忧民,凡“文革”必然受难与反抗。这样的诗歌阅读与教学是很可怕的,它恰恰远离了诗歌的精神,离开了阅读的本质。在该教学的最后,兰老师表达了这样的愿望:


  我们现在实际上也处在一个没有诗意的时代中,虽然从本质上大异其趣,我们的苦难当然远没有牛汉所处的时代多,但是我们这种泛娱乐化的泛媒体时代带给我们的美感的缺失,沉重的压力所导致的生命力的萎缩,也让我们的生命中没有诗

……希望同学们能够读点诗,用诗意去对抗时时侵袭我们的麻木。 


诗歌本质上是人类的一种精神,一种超越庸常与俗世的精神。若我们的教学教会了抽象的演绎,而让学生失去了具体的敏感,那么我们的努力岂不是一种罪过?【为某老师课例写的点评,结果写得很自我】


  评论这张
 
阅读(10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