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弱水之饮一瓢

余党绪的博客

 
 
 

日志

 
 

高考写作的五个关键词 余党绪  

2013-05-19 14:49: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思想素养。高考写作主要是人文性写作,多围绕人生、文化、教育等话题,或者针对社会性事件而展开,思想素养至关重要。在写作中,思想素养主要体现为作者的态度和观点。1999年上海高考作文,以物理学的“回声”现象设题,大意是一个孩童不知“回声”为何物,便对着大山呼喊,结果友好的呼喊得到了友好的“回声”,咒骂换来的当然也是咒骂。面对孩子的委屈,母亲给了孩子一个“忠告”:世间事情大多如此。这是一个隐喻性命题,要求考生将自然界的“回声”引伸到社会生活中来。这就要求考生对材料做出准确的分析与把握:自然界的“回声”与社会中的“回声”是怎样的关系?

 绝大多数考生看到了自然界的“回声”与社会中的“回声”的同构关系,并由此得出了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因果报应、有失必有得、有付出就有回报等观点。这样的观点不难在人与人、人与社会、人与自然的关系中得到印证。但显然,这样的理解或失之于肤浅,或失之于片面。自然界的“回声”与人世间的“回声”虽有类似之处,但毕竟有着本质的不同。大山的“回声”取决于声源,你给它怎样的呼喊,它就给你怎样的“回声”;但人不是“山”,人有自己的价值观和主观选择。面对别人的呼喊,要不要给“回声”,给出怎样的“回声”,都取决于自己的选择。你对我好,我也可对你好;你对我不好,我未必一定要以牙还牙睚眦必报,人类还讲究以德报怨,宽容大度;你对人家好,人家未必领情,甚至还有恩将仇报的,这就是人的复杂性。同样,付出也未必就有回报,一份耕耘也未必就有一份收获。这就是社会的复杂性。材料中母亲告诉孩子说“世间事情大多如此”,是“大多如此”,而非“全都如此”,也暗含了这个信息。发现这个信息,需要我们思想的敏锐与深刻。

  再如,“不可输在起跑线上”这句话,大家都知道它有不妥之处。不妥在哪里呢?其实,人生与赛跑固然有诸多相似之处,但又有着本质的不同。赛跑讲究输赢,人生一定要比个输赢吗?赛跑的胜负标准是单一的,人生的价值标准能千篇一律吗?再者,人生的成败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自己的体验与感受,这也是赛跑所不具备的。退一步讲,即便将人生比作赛跑,人生也更像长跑而非短跑,起跑线上掉队了,最终不一定失败。更何况,人生的起跑线在很多时候是无可选择的。网上曾风行一篇文章,题目叫《我用了十八年才得到一个与你在星巴克喝咖啡的机会》,想一想,这位“用了十八年”才喝上咖啡的作,又该如何看待“起跑线”这个命题呢?

  2012年福建高考卷这样命题:

  运动中的赛跑与人生中的赛跑:冯骥才说“运动中的赛跑,是在有限的路程内看你使用了多少时间;人生中的赛跑,是在有限的时间内看你跑了多少路程。” 

 以“运动中的赛跑与人生中的赛跑”为题,引发考生关于人生的思考。写这个作文,需要考生穿透现象的迷雾,抵达人生的本质。所谓思想素养,其实就是看待这个世界的眼光与方式,它牵涉到人的价值观与人生观。高考写作,不仅要对某个现象、事件、观点做出是与非、善与恶、美与丑的判别,更要从广度与深度上揭示事物的本质,剖析事物的内涵。这既是对考生十多年学习生活的考察,更是对18年人生成长的检阅。

当然,有思想不等于逢正必反,不等于惊听回视。王元化说他“最怕读两种文章,一种是‘惊听回视的翻案文章’,一种是‘意在求胜的商榷文章’”。鲁迅先生也说,与其做深不可测的烂泥塘,还不如做一条清浅的小溪。

文化资源。高考写作也是文化性写作,特别是议论性文体的写作,要求写作者具备相应的文化积累和理论准备,能够征引恰当的材料并作出合理的阐释,来阐释自己的看法。这就有别于一般的实用性写作或主要基于个人体验的文学性创作。要与读者达成共识,作为立论凭据的材料,就必须具备公共的认可度与认同度,符合公共常识和公共逻辑,具有公信力。世界纷繁复杂,再离谱的论点也可能找到相应的例证。所以,作为论据的材料,最好是那些被人们赋予了稳定的价值色彩和人文内涵的历史、经典或公共事件,因为它们已成为社会的公共文化资源,用来说理就有了广泛的知晓度与说服力。2003年上海卷要求以“杂”为话题写作,一考生以梁山好汉论“杂”来行文。文章这样写到:

头一个来论的是那风流后生浪子燕青。“各位哥哥,我说这“杂”好,各种本事都会一点,都学一些,才能从容应付各种场面,和各路人马打得来交道,小可虽不才,但各种门道,各路生活都略知一二,琴棋书画也都粗通皮毛,往来客商、三教九流也交得不少朋友,闲来唱一曲小调,手痒扑一回摔跤为博取各位哥哥一笑。若非这种种本事,恐无法在这山头之上坐得一把交椅。

以燕青的才艺来彰显“杂”的价值,可算妙悟。后面作者又以金枪手徐宁、没羽剪张清的“专”来映衬燕青的“杂”,更显出健全的思维和辩证的眼光。看得出考生对《水浒》烂熟于胸,人物的绰号、武艺、兵器甚至口吻,都模拟得栩栩如生。如此论“杂”,自是让人叹服。

 高考作文要想在思想上有所突破和创新,还是比较困难的。考生众多高手云集,大家所处的社会文化环境相同,生活经历与成长过程大致相似,接受的教育基本一样。要想在观点上与众不同,客观上是一件很困难的事儿。但材料的选择和运用,空间却很大。每个人的文化兴趣、文化视野和文化积累是不一样的,在写作中完全可以彰显自己的个性。笔者喜读鲁迅,在日常的教学、写作和日常谈话中,脱口而出的往往都是鲁迅及其作品,鲁迅就成了我的资源。我有个学生是个西洋音乐迷,对音乐家的生平、身世了如指掌,对音乐史上的典故津津乐道。我鼓励他有意识的运用这个资源,开始时难免生硬牵强,时间长了便能旁征博引变化自如了。

 材料有了个性,文章就有了读点。但不能为了追求材料的新颖性,而牺牲了材料的真实性。写文章,俗套让人厌倦,写来写去都是牛顿的苹果、列宁的卫兵、爱因斯坦的小板凳,读来当然索然寡味。但是有人为了“眼球效应”,刻意求新求奇求怪,这就误入歧途了。眼下“素材锦囊”“素材大全”“写作宝典”等读物颇为畅销,这些读物应景而生,往往粗制滥造,收集的材料干瘪苍白,既没有来龙去脉前因后果,也缺乏更多更深的背景介绍,甚至不乏虚假、道听途说张冠李戴的内容。为了省事,为了投机取巧,有些考生很迷恋这些读物,考前恶补一番,记住几个人名几个事件便披挂上阵。我手头有一本“集锦”,硬是将传媒大王默多克误作石油大王,关于默多克的事迹,以我有限的见闻判断,恐怕与狗仔队的爆料也相差无几。援引这样的材料,不正暴露了写作者的无知和肤浅? 

  思维品质。写作是将内在的情感与思维用文字呈现出来的过程,作文的好坏与作者的思维品质密切相关。以议论文写作为例。没有理性和逻辑的议论文,必然是一潭泥淖,混乱无序。议论文是说理的文体,不仅观点要“在理”,而且议论还要“入理”,更要“合理”。这就要求考生具备科学的思维方式,严密和严谨的思维习惯。现在流行一种“散文化的议论文”,不少人对此并不认同。我觉得,若以宽容和开明的态度,只要文章的内在逻辑和思路是清晰和合理的,“散文化的议论文”也应有其存身之所,不必苛责。鲁迅先生的《春末闲谈》《灯下漫笔》不也是美文妙品吗?

  从议论文写作看,思维品质的第一要素便是“质疑”。有人对质疑存有疑虑,似乎“质疑”就是疑神疑鬼,就是自说自话。其实,质疑就是独立思考,就是不盲从盲信。写作文,立论之前先要质疑,只有经过质疑的论点才值得为它证明。比如“细节决定成败”这个题目,看起来很美,但细想就有不当。因为“细节决定成败”有个前提,那就是大局已定或者大方向无误。若大局未定,或者南辕北辙,你关注细节于事何补?

  议论文最核心的部分,便是“议论”,这就是解释、阐述论点的部分。很多议论文缺乏辨证与理性的深度,缺乏逻辑与雄辩的力量,毛病就出在这里。有一类作文,我称之为“辩护式作文”,基本套路是“例子+结论”。比如“苦难是人生的财富”,考生举出屈原、司马迁、柳永等受苦受难而终有所成的三个例子,便“综上所述”“由此证明”了“苦难是人生的财富”的结论。其实,“苦难是人生的财富”是个很复杂的命题,它强调的是“苦难”与“财富”之间的并非必然的因果关系。写作文,就是要分析苦难与财富之间的复杂关系,而非做直线式的因果推导。比如,它就不能解释像泰戈尔、歌德这样一些命途顺遂的天才,并有可能推导出一套滑稽荒谬的结论。比如,由此推演,楚怀王就成了扶持文学事业的功臣,因为他流放了屈原;暴政也是好的,关汉卿、王实甫、曹雪芹这样的巨匠正是在遭遇了暴政之后才写出了鸿篇巨制;奴隶制度也是好的,因为伟大的长城就是无数能工巧匠在皮鞭下修筑的。事实上,苦难、灾荒、不幸并不必然地导致伟人的出现。相反,在很多情况下,它扼杀、摧残了许多杰出人物的创造力。苦难要转化为生命的财富,需要经验苦难的人有足够的意志和智慧。显然,这样的分析只有在符合逻辑的阐释过程中,才能展开;或者说,只有按照逻辑展开,文章才能具有分析的理性力量。“辩护式”的议论文,选取对自己有利的论据做简单的因果推论,正是思想怠惰的结果。

  思维品质必然表现在作者的思路与文章的结构上。结构是文章学概念,思路是写作学的概念,思路的外显就是结构。先写什么后写什么,反映了判断问题和分析问题的路径。文章的正反结构,就是“两极思维”的外显;并列结构,反映的是横向多元的思维;递进结构,反映的则是纵向多维的思维。清晰的思路可以引导读者,当读者的阅读期待与文章一致,读者就产生了阅读快感;当读者的阅读期待与文章产生了矛盾,读者就会因受挫感而陷入沉思。若你的思路符合认知规律和思维规律,读者就能在沉思之后与你达成新的共鸣。相反,若读者发现受挫感来自于你表达或思路上的瑕疵,那么,你的文章得到的将是贬评。

  表达水准。语言与思想、思维有着复杂的关系。有思想的人、思维严密的人,未必能写出好文章。作为语文学科的一个部分,写作中的语言表达具有相对独立的价值。在高考中,好的语言总是天然地具有逼人的魅力,无怪乎那些思想平平而语言出众的作文也能得到好评。

  人们对高考写作的审美趣味,很难与日常的阅读趣味等量齐观。平心而论,《背影》(朱自清)、《胡同文化》(汪曾祺)、《老王》(杨绛)这样的文章,若在高考中未必能够胜出。当然,这样的文章也不可能是考场上的急就章,18岁的孩子似乎也写不出。即便写出来,阅卷者也未必有心思来再三咀嚼。我的意思是,高考作文在表达上还是要“作”的。这个“作”,就是要炫耀,要装饰,要“刻意”突出表达的效果。“文似看山不喜平”,用在这里更合适。比如开头,开门见山固然好,但“曲径通幽”或更引人入胜;平实的语言无可厚非,文采斐然的表达或更让人心动。作家贾平凹用“报告很好,没有排比句”来评价温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因为《报告》贵就贵在朴素而实在;而高考写作,则需要借助渲染、反复、呼应、波折、擒纵、隐喻、典故、引用等手段来强化和突出自己的表达。

  表达不仅仅是个语言问题。每年都会有些个性化的写作叫人叹为观止,诸如文言文、故事、对话体、新闻体,等等。但是,切不可陷入求新求异的陷阱。要知道,任何表达上的创新,都需要天时地利人和,是多种因素机缘巧合的结果。写出自己的思想,写出自己的底蕴,才是正道。一句话,要守正出新。

     盘活自我。高考写作是建立在日常写作训练与实践基础上的,要善于将日常写作的成果转化为考场上的战斗力。从历年试题看,写作多围绕人生、文化、教育和社会问题展开,只不过每年的命题方式不同而已,或漫画,或材料,或命题,或话题,乍一看生疏,细究则发现命题立意并没超出日常训练的范围。比如2009年的上海卷作文,考生普遍反映难度较高。

郑板桥的书法,用隶书参以行楷,非隶非楷,非古非今,俗称“板桥体”。他的作品单个字体看似歪歪斜斜,但总体感觉错落有致,别有韵味,有人说“这种作品不可无一,不可有二”。

这个题目至少隐含下列三个话题:①创新。郑板桥首创的“板桥体”非古非今,非楷非隶,他不囿于传统,不囿于时俗,不囿于既定的规范,这才有了书法艺术上的创新与突破。②独特性。材料说“板桥体”“不可无一,不可有二”。“板桥体”的价值在于它的不可替代与不可复制,由此可以引申到艺术的价值、人的价值等话题。 ③整体与部分的关系。材料说“板桥体”每个字都是歪歪斜斜,而总体看却是错落有致。这说明系统的性质不仅取决于要素,还取决于要素组合的方式。显然,这三个话题考生不会陌生,一定是在备考中反复接触过的。

     当然,“转化”是需要智慧的,否则就陷入了“套题作文”的陷阱。在“转化”的基础上,还需要根据具体命题进行“优化”。高考作文命题凝结了命题组的智慧与心血,本身就是创新的产物,它一定给考生的临场发挥和个性发挥提供了可能的空间。所谓“优化”,就是要写出该命题的最核心、最本质、最深切的内容。

考前“盘活自我”很重要。所谓“盘活”,就是要清点一下自己的积累,清点一下自己的“装备”,让十几年的积累能够彼此关联,融会贯通。比如,前述“细节决定成败”,你可否将它与《鸿门宴》中的“大行不顾细谨,大礼不辞小让”关联起来辨析一番?你读过《爱莲说》,知道“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可否将其与“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联系起来考虑?你在赞美古代“隐逸风骨”时,可否将它与“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甚至与现代公民精神联系起来思考?这样的关联,能够整合我们的判断与思想,让我们在比较、鉴别和扬弃中形成自己相对稳定的判断与观点。

文化资源也需要“盘活”。我反对考生临时抱佛脚地记诵些名人轶事名人名言,除了其粗制滥造,一个重要的原因还在于,它是临时入侵的“异物”,你无法将其盘活,化为己有。除了死记硬背和生搬硬套,别无它用。其实,十几年的文化积累,这些资源足够用来写一篇文章了。关键在于,你必须“盘活”它。比如一个鲁迅,围绕他的身世、成长、经历、追求、创作、风骨、评价等,有多少可资借鉴的内容?若用心,一定可在心里立起一个有血有肉的鲁迅来。遗憾的是,多数考生宁可花时间来记诵一些所谓时鲜的“宝典”,也没想过去理一理这些熟知的宝贵资源。

  考场运筹。高考作文显然属于功利性写作,要有自觉的设计与运筹意识。作文作文,文章是“作”出来的,这与李白“斗酒诗百篇”不一样。比如规范好,还是出新好?这就与高考写作的风险评估有关。规范也许平庸,但风险较小;创新容易出众,但风险也随之增大。相反,规范虽然安全,毕竟容易落入俗套;而创新虽有风险,却可能脱颖而出。这就要求考生综合自己的需求、实力、状态、题目及其与自己的契合度,来决定自己的写作。

  写出水平,写出特色,写出个性,是高考写作的三个境界:

  写出水平,给自己的写作一个满意的评价,这是底线。所以,要杜绝跑题、偏题,要尽量避免知识性的错误、表达上的硬伤。

  写出特色,尽量展示自己特有的、突出的东西。在观点上,突出独立的思考和个性化的见解;在材料上,突出与众不同的或者最为熟络的资源;在表达上,尽量顺着自己擅长的写。善用古典诗词的,不用担心拾人牙慧,善用典故的不要害怕“掉书袋”。总之,没有阳光的灿烂,也该有月亮的光芒;没有月亮的光芒,也该有星星的闪烁。若连星星的闪烁也难有,那么,就做一只萤火虫吧,总要给阅卷者一点光芒。

 写出个性。真正的个性是浑然天成的,是知识、智慧与灵感擦出的火花。某种程度上,这是可遇不可求的。考场运筹,需要清醒的自我认知。

 以什么样的心态写作呢?借用近几年的高考题目,可以这样表达:

  “一切都会过去”,战略上要藐视;“一切都不会过去”,“必须跨过这道坎”。

  看看“他们”,大家都很紧张。让我们“面向大海”,期待出暖花开吧。

  能否写出“不可无一,不可有二”的好作文,看运气。

  心灵的那一束“微光”,降临吧。

  

   

  评论这张
 
阅读(454)|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