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弱水之饮一瓢

余党绪的博客

 
 
 

日志

 
 

人生,不能输在思维方式上 ——一位上海特级语文老师的“思辨性阅读”(之一)  

2015-02-09 18:23: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长篇访谈:吴慧雯  余党绪

录音整理/李臻

 

阅读导航:

人生,不能输在思维方式上之一——浅阅读,造就虚妄的高傲和真实的浅薄

人生,不能输在思维方式上之二——思辨性阅读,关注理性精神和思辨能力

人生,不能输在思维方式上之三——极限式阅读,我的“万字时文”阅读

人生,不能输在思维方式上之四——经典细读,让经典滋润人生

附余老师给中学生推荐的书目

 

 

人生,不能输在思维方式上(之一)

                 浅阅读,造就虚妄的高傲和真实的浅薄

吴慧雯(《外滩教育》记者):新一轮高考方案推出后,很多人惊呼语文处于“绝对霸主”的位置。这是最近微信圈里流传的一段话:“得语文者得高考。语文需要长期积累,小学不抓,中考后悔;初中不抓,高考后悔。未来语文的地位就像原来的奥数一样,而比奥数更能一锤定音。得语文者得高考,得阅读者得语文。”

应该说,语文学科的价值得到了进一步的承认和尊重。但语文学科太复杂了,明知道它重要,但要学好语文,或者改进语文学习,学生常常无处下手,家长也茫然无措。

余老师,十年前,您就被评为“特级教师”,曾经是上海市最年轻的语文特级;我看到一个做教师教育研究的学者,称您是新一代“学者型特级教师”,今天有机会和您探讨语文学习,非常高兴。我看了很多资料,发现诟病语文教学的很多,有人甚至说“语文教育无可救药”了。还有像“语文教育到了最危险的时候”这样的说法,听起来危言耸听,但细想也并不是毫无道理。您能说一下您对目前语文教育的评价吗?

余党绪(上海市语文特级教师):这些说法或有夸大,但都反映了语文教育存在的问题或危机。“语文教育到了最危险的时刻”这个说法,似乎是作家叶开先生的言论,确实有点惊悚,不过听听也有好处。我一直坚信,批评逼人反思,质疑催人进步。来自作家的批评,更应该虚心的倾听。一般来说,文学作品代表了一个民族使用母语的最高水平;作家的语言实践和文学创作,往往是学习民族语言的典范。他们的批评,哪怕有些刺耳,我们以母语教育为使命的人也应该倾听。

吴慧雯:余老师,在语文教育中,阅读毫无疑问具有无可替代的价值。今天我们重点谈谈阅读问题吧。阅读是语文教学的基础,没有阅读,就没有语文。那么,您如何评价阅读教学的现状?

余党绪:语文教育问题多多,尤以阅读为甚。阅读教学不仅影响学生阅读能力的培养,也在很大程度上影响写作能力的培养。根据美国学者研究,阅读之于写作能力,甚至超过了写作之于写作能力。有句俗话,叫做“在游泳中学习游泳”,有人借此逻辑,说“在写作中学习写作”。美国的研究告诉我们,光在写作中学习写作,是不够的。没有大量的、有效的阅读为基础,归根到底写不好作文。从我自己的教学实践看,我认为它是有道理的。

因此,人们对阅读教学提出更为苛刻的要求,也在情理之中。我对目前的阅读教学评价很低。不是一般的低,而是相当的低,很低。百年语文,内忧外患;还是老一套。前几天,我看到一个2岁的孩子玩手机,孩子用两个小指头在屏幕上滑来滑去,放大缩小,得心应手。我很感慨,时代真的变了。我2岁的时候,只会用小木棍驱赶蚂蚁。现在的孩子,与我们的差别太多了,太大了。但是,我们对他们的关注,多停留在表面。现在的孩子阅读兴趣是怎样的?他们的阅读心理有什么变化?他们的阅读结构究竟怎样?我们缺乏研究。语文教学的专家成千上万,每年发表的论文成千上万,但对当代学生的阅读状况做出实证研究和理论分析的,我还没见过。我们很多所谓的“改革”,不客气的说,还是盲人骑瞎马。

阅读问题严重,首先是量少,这个有目共睹。我算过一笔账,高中语文教材每册6个单元,多数单元是4篇文章,其中2篇必读,2篇选读。选读文章的质量比较差,有的文章没品位,不值得去教;有的文章太浅显,不用教。目前学生对语文学习是比较消极的,兴趣不大,动力不足,投入也不够。其实,很多学生很难从语文学习中享受到快乐和成就感。他们的阅读主要是教材,而阅读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急功近利的考试。考试关注的,主要就是那几篇必读课文。

基于这些理由,我们可以大胆推断,多数学生一个学期(半年!)只须用心读8篇现代文,4篇文言文,就算是有个交代了。

吴慧雯:不算不知道,一算吓一跳。一学期读这么几篇文章,确实少了点。但是,“量”是一个最重要的问题吗?


余党绪:有时候,“量”就是一个关键的问题。古人说,“操千曲而后晓声,观千剑而后识器”,强调的就是“量”的问题。我们现在注重精讲精练,而相对忽视阅读量的扩张,这是不够的。哪怕篇篇精华,字字珠玑,句句精讲,分析到牙齿,如果没有一定的量,阅读的效果必然是有限的。

吴慧雯:但如果阅读的“质”本身有保障,“量”少的消极影响就会被消解很多吧?

余党绪:但现在的问题是,不仅“量”少,“质”也不过关,是双重的薄弱,这问题就严峻了。现行高中语文教材的选文,无论是长度、容量,还是主题的深度、文化视野的宽度,都不能满足学生的需求。课文大都在两三千字,读这样的文章,那就是“一眼洞穿”的事儿。以前有一篇课文,叫《挪树》。民谚说“人挪活,树挪死”,文章写自己“挪”了一次树,发现树并没有被“挪”死。就这样的文章,让高二的学生读,你觉得有意思吗?

吴慧雯:我没读过,但感觉写的是生活中的小感悟,似乎更适合初中的孩子读。

余党绪:天天读这样的课文,学生一定会产生厌倦感,不光厌倦语文,还厌倦语文老师。我的感觉,学生对数学和数学教师基本是仰视的;但对语文,有的学生甚至是俯视的,看不起。不是说学生瞧不起你这个人,而是觉得你没教他什么,对他没什么用,从你这儿学不到什么东西。高考吧,语文很难像数学那样拿高分,不拖后腿已经谢天谢地;如果还不能给学生一些人文的启迪和思想的乐趣,学生怎么会喜欢语文呢?

造成这个局面的原因很多,但教材脱不了干系。一篇“一眼洞穿”的文章,一般要分配两三个课时。你讲什么?有什么好讲的?只好“螺蛳壳里做道场”,挖掘,扩展,喋喋不休,这就是于漪老师批评的“碎尸万段”。

吴慧雯:现在的孩子见多识广,当个老师也不容易。

余党绪:再如中小学教材中欧?亨利的作品比较多。为什么呢?一个原因,就是他的小说从篇幅、主题和结构看,都适合做课文。你看,一篇小说三四千字,篇幅不长,情节上有头有尾,主题还很“正能量”,还有个让人津津乐道的“ 欧?亨利式”的构思。你看,简直就是为编语文教材写的。

吴慧雯:难怪很多老师上公开课都要选择《最后一年常春藤叶》。

余党绪:《最后一篇常春藤叶》确实脍炙人口,但你认真想想,它就是一盆精心烹制的“心灵鸡汤”而已。对于一个高中生来说,没有更多的想象、思考和理解的空间,因为太简单了,这就是一种爱,一种无私的爱。至于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爱,这样的爱何以有这样的力量,作品显然开掘不深,与一流的经典还有相当距离。我觉得,这篇课文更匹配初中生的心智水平。高中生阅读,不就是“浅阅读”吗?

吴慧雯:说到“浅阅读”,您觉得,这与目前的阅读检测有关吗?

余党绪:学生在小学和初中阶段就已经接受了近乎疯狂的阅读训练。这样的训练,频繁到周有周考,月有月考,校有校测,区有区测;反复到答题已然成为一种本能;训练的量大到惊人,一学期的试卷已经到了以米论高度、以公斤论分量了。以前高中流行的碎片化、简单化、公式化和教条化的阅读训练,现在已经下移到初中了,下一步,大概该下移到小学了吧?

吴慧雯:很多家长反映,初中语文越来越像高中语文了。

余党绪:这是一个值得警惕的现象,因为它抹杀了不同年段的区别。阅读测试和训练,让学生从小养成了一种快读、速读、跳读的习惯,你给一篇两三千字的文章,学生会自动转化成“读头、读尾、捕捉关键词”的跳读模式。这个办法用来答题是有效的,但学生却养成了一种非常散漫的阅读习惯,就是“浅阅读”。

吴慧雯:余老师的话这让我想到了网络阅读。网络阅读,似乎就是一种“浅阅读”。在网络上,拿着鼠标东点点,西点点,没有思考的时间,被信息所裹胁。

余党绪:的确。机械的检测模式和网络阅读都在腐蚀我们的阅读教学。这也是我们今天的语文教学改革必须面对的现实。

但首先,还是要改进我们的教材。可惜的是,以前教材曾经尝试过增加一些长文,或者有点难度的文章,比如刘亮程的《寒风吹彻》,朱光潜的《你为什么会感到愉快》,据说有教师反映太长,太难理解,又被删了。教材编写为什么要迁就某些没有道理的抱怨呢?

吴慧雯:余老师的意思是,教材的立意还是应该高远一些,这样才能发挥引领作用。

余党绪:除了量与质的问题,教材在选文的比例上,也存在严重的失调,结构不合理,不仅有篇幅上的不合理,还有内容上的不合理。长文与短文、节选与全本,并不是一个非此即彼的问题,而是一个比例是否得当的问题。高品质的短文当然要读;经典那么多,都读全本也不现实。不是说学生一定都要读长文,也不是说都要读短文,这应该有一个合理的结构。其他诸如浅文与深文、感性文与理性文、现代文与文言文、文学与实用文等,都存在着比例上的安排问题。

吴慧雯:说到经典,美国语文非常注重引导学生阅读完整的著作,这与我们似有不同。

余党绪:经典、名著在我们教材中的地位很可怜。教材大多都是节选,《阿Q正传》选两节,《边城》选一节,掐头去尾,断章取义。读片段,跟读全本能是一码事吗?看一个美人,只看她的脖子或者腰肢,能说领略了她的魅力?在艺术欣赏上,你要见一叶而知秋,窥一斑而见全豹,既要多快好省,又要把握作品的精髓,那是不可能的。最糟糕的结果可能是:盲人摸象或曰买椟还珠。

吴慧雯:一生能读几本名著或经典,那是很幸福的事情。

余党绪:是的,读与不读,甚至可以决定一个人的品位、气质和个性。这就像读古诗,真正在青少年时期读一些古典诗词,人的气韵和表达都会沾上古典的雅致和厚重。有的老学者把这在幼年和少年时期积累的学问功底,称之为“童子功”。腹有诗书自气华,很多人精神上很苍白,这与读书有没有关系?

高中教材,还有一个比例上的失调,那就是感性的文章多,理性的东西比较少。一个十六七岁的学生,天天读《读者》式的小清新和于丹式的心灵鸡汤,他能有什么思想?还有所谓的高考范文。很多号称“范文”的文章非常陈腐,非常死板,其实与现在的高考阅卷也未必相符。不客气的说,那些凌空蹈虚的道德口号、大而不当的人生讨论、抽象虚无的哲学玄想以及矫揉造作的造势煽情,在上海的作文阅卷中,也是被鄙弃的。这一点,我对高考阅卷组充满了信心。

吴慧雯:量少、质次、结构不合理,还有其他因素影响阅读教学吗?

余党绪:当然有,比如教学方法也存在很多问题。总体说,我们的阅读教学的效率是很低的。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329)|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