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弱水之饮一瓢

余党绪的博客

 
 
 

日志

 
 

曹操:古今第一能人 《经典名著的人生智慧》余党绪  

2015-05-13 08:15: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曹操有两副嘴脸,处在两个极端之间,如忠君与欺君、诚实与诡谲、仁慈与残暴、义气与不义、爱才与忌才、多智与愚蠢、超级自信与多疑善变、勇敢与胆怯、大公与利己等。有时候,他义正词严,有时候口是心非;有时候慷慨激昂,有时候色厉内荏。这正是曹操双重人格的鲜活体现。

如何理解这些矛盾呢? 

其实,这些所谓的“矛盾”在曹操那里一点也不矛盾。曹操是个追求“事功”的人,他将“成事”放在第一位,而将“做人”放在第二位。他的“为人”变化多端,但追求“事功”的原则,却贯彻始终,前后如一。

中国传统文化,特别是儒家文化,将“做人”奉为人生的圭臬,传统意义上的成功者,首先必须是人格道德上的典范。正是这一点,使曹操成了传统文化语境中的一个另类与异数。曹操一心一意追求事功,将想做的事情做成,这是曹操一切言行的出发点和落脚点。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他无视一切政治、道德与人伦的限制,无视别人的感受,无视别人的褒贬,无所不用其极,完全超乎常人的预料和想象,因人而异,因时而异,随机应变。同样是对待降将,有的定斩不饶,有的则宽怀大度,这看似前后矛盾,其实是统一的,统一在这个人能不能被曹操使用,用了是否合算。至于舆论如何评价(他可以泰然自若的调侃陈琳的檄文),道德上是否站得住脚(宣言“宁教我负天下人,休教天下人负我”),是否合乎古圣先贤的教诲(如“以孝治天下”),那不是他考虑的事情,至少不是他考虑的主要问题。

曹操身上的那些忽黑忽白、亦正亦邪的矛盾,只是他言行在表象上的矛盾。作为一个自主、自负和专断的人,曹操的性格、观念和行事方式都很明确,而且始终坚定如一。

曹操是个典型的权奸,掌权、擅权和弄权是他的嗜好;曹操是奸雄,他雄才大略,志向高远,目光超群,智谋过人,他将这些宝贵的才智都挥霍在抢夺和玩弄权力上,以实现自己吞天之野心。在这一点上,曹操与董卓并无二致。区别在于曹操的胸怀远比董卓宽广,眼光远比董卓长远,智谋远比董卓精准而有效。对于政治、道德与人伦的律令,董曹二人都是蔑视的,但董卓只知道践踏蹂躏,而曹操却是富有智慧的加以利用。结果,董卓天怨人怒,众叛亲离,而曹操却欺天罔地,潇洒自如,进退有据。摆脱了各种律令和教条的枷锁,曹操反而获得了常人难以拥有的行动自由。比如孝道。曹操主张“以孝治天下”,并以此号令天下。陈宫临死前,就曾以此激将曹操。

小说这样写道:

操曰:“今日之事,当如何?”宫大声曰:“今日有死而已。”操曰:“公如是,奈公之老母妻子何?”宫曰:“吾闻以孝治天下者,不害人之亲。施仁政于天下者,不绝人之祀!老母妻子之存亡,亦在于明公耳!吾身既被擒,请即就戮,并无挂念!”操有留恋之意,宫径步下楼,左右牵之不住,操起身泣而送之。宫并不回顾,操谓从者曰:“即送公台老母妻子回许都养老,怠慢者斩!”

显然,陈宫的激将起了作用,看起来曹操落入了陈宫设计的圈套:你若杀了我的老母妻子,就宣告了你“以孝治天下”的虚伪。但换个角度看,曹操何尝不是利用了陈宫所说的“孝道”呢?我杀你,因为你是我的政治对手,何况你自己也求一死,杀了你岂不是成全了你?你死后我养你父母,不正好体现了我曹丞相的宽怀大度吗?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这是传统美德,曹操赡养陈宫老母妻子的行为,为他赢得了许多尊重,赢得了更多的人心。不要说他的一干下属随员,就是读者,也会因此举而对曹操产生钦佩之心。

曹父被杀之后,曹操对“孝道”的利用真是炉火纯青,天衣无缝。父亲遭戮,曹操的伤感和愤怒不难理解,但作为野心家,曹操非常智慧地利用了家门的不幸,为抢夺觊觎已久的徐州,找到了义正词严的理由。表面看,曹操攻伐徐州是为父报仇,其实他算的是政治账,他对徐州早就垂涎三尺了。在徐州屠城中,曹操的杀戮行径,完全暴露了其“孝道”的自私和虚伪:

(曹操)切齿曰:“陶谦纵兵杀吾父,此仇不共戴天!吾今悉起大军,洗荡徐州,方雪吾恨!”遂起军杀奔徐州来。操令但得城池,将城中百姓尽行屠戮,以雪父仇。大军所到之处,杀戮人民,发掘坟墓。

在攻伐杀戮中,曹操何曾想过有多少父母因他而丧生,有多少孩子因他而失去了孝敬父母的机会!他杀害孔融的时候,连人家两个不懂事的孩子都要一并诛灭,还奢谈什么“以孝治天下”?

在招揽徐庶的事件中,曹操也娴熟地利用了孝道。他劫持了徐母,将徐母作为诱饵,逼迫徐庶离开刘备,北上为自己效力。孝道是曹操手中的利剑,剑指之处,便是他的利益。

恰恰在这些地方,刘备显示出一个真英雄的品质。请看小说中孙乾与刘备的对话:

孙乾密谓玄德曰:“元直天下奇才,久在新野,尽知我军中虚实。今若使归曹操,必然重用,我其危矣!主公宜苦留之,切勿放去。操见元直不去,必斩其母。元直知母死,必为母报仇,力攻曹操也!”玄德曰:“不可!使人杀其母而吾用其子,不仁也;留之不使去,以绝其子母之道,不义也!吾宁死,不为不仁不义之事!”

此番对话,刘备的真诚与仁德得到了自然的流露。从军国大事看,孙乾的分析颇有道理。若是换做曹操、董卓和吕布,他们会怎样对待徐庶呢?但刘备秉着“坚决不为不仁不义之事”的做人原则,让徐庶归了曹营。当然,刘备的仁德也得到了回报,徐庶发誓终身不献一计,他说到也做到了。

显然,宣扬“以孝治天下”的曹操,与劫人之母的曹操,是同一个曹操;为父报仇的曹操与杀戮天下无数父亲的曹操,也是同一个曹操。杀与不杀,孝与不孝,其实都服从于曹操实现野心的实际需要。

曹操让人生厌,让人恐惧,源于此;曹操运筹帷幄,逢凶化吉,也与此相关;曹操的智谋、胆识、胸怀、气魄,与此都有关系。

正是如此,爱才如命、求贤若渴的曹操,手下会集了荀彧、荀攸、贾诩、郭嘉、程昱、刘晔、司马懿等,可谓人才济济;他赦免了陈琳,因为陈琳确为人才;连许攸这敌营的谋士也来投奔他,为他献策。但同样是这个曹操,却也杀了孔融、祢衡、杨修、荀彧,软禁了徐庶。其实,才不才,用不用,杀不杀,都取决于曹操的实际需要。在曹操眼里,没有“人”,只有“人才”,人才与鹰犬、走狗何异?都是工具罢了。当一个人沦为纯粹的工具时,杀或不杀,都取决于主子的需要了。

曹操既惨无人道,有时候又富有人情味。他“割发代首”;征服了袁绍之后,减免北方的赋税;他信任张辽这样的降将;义释关羽,三哭郭嘉,两祭典韦,厚葬袁绍等,都超越了一般人的狭隘与苛刻。但也是这个曹操,残暴无度,极端冷酷。在废除董承集团时,他发现御医吉平要毒害自己,便处以酷刑。

操问平曰:“你原有十指,今如何有九指。”平曰:“嚼以为誓,誓杀国贼。”操叫取刀来,截去其九指,曰:“一发截了,叫你为誓!”平曰:“尚有口可以吞贼,有舌可以骂贼!”操令割其舌。

后吉平撞阶而死。董承、吉平一案,各家大小共七百余人被杀。为了斩草除根,曹操带剑入宫,弑董承之妹董贵妃。此时贵妃已怀孕五月,皇帝为之求情,也没能让曹操心软。曹操之残暴,竟能如此。

关于曹操,毛宗岗的评点最到位:“智足以揽人才而欺天下者,莫如曹操,听荀彧勤王之说,而自比周文,则有似乎忠;黜袁术僭号之非, 而愿为曹候则有似乎顺;不杀陈琳而爱其才,则有似乎宽;不追关公以全其志, 则有似乎义;王敦不能用郭璞,而操之得士过之;桓温不能识王猛,而操之知人过之。李林甫不能制禄山,不如操之击乌桓于塞外;韩侂胄不能贬秦桧,不若操之讨董卓于生前窃国家之柄而姑存其号,异于王莽之显然弑君留改革之事以俟其儿,胜于刘裕之急欲篡晋,是古今来奸雄中第一奇人。”

曹操不仅是奸雄,而且是“奇人”,是“古今来奸雄中第一奇人”。奇在何处?奇就奇在别人办不成的好事,他都办成了;别人作不到的坏事,也也作了。

  评论这张
 
阅读(238)|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